二三中文 > 卷战袍以盖山河 > 第一章——无耻乞丐

第一章——无耻乞丐
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
    时值四月,正是春暖花开的时节,青州城外春意盎然,桃花盛开。

    一阵微风拂面,淡淡花香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青州城的百姓纷纷结伴出游,踏青祭祖,不少有钱人家的夫人小姐,都要去城外的白云寺烧香祈愿。

    有的想要保佑一家幸福安康,有的是想祈求菩萨帮其延续香火,更多的,则是想求姻缘的年轻小姐。

    听说今天热闹,白云寺山门前早已驻扎了不少乞丐,就盼着哪位路过的女善人能可怜可怜他们,只要讨到几个铜板,就能顶上个两三天。

    这些乞丐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,与那些光鲜亮丽的女眷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景国北境爆发了与晋国的战争,因战乱而被迫逃亡的流民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听说青州城有人施恩放粮,这些流民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不顾重重艰险,即便有不少人饿死在了路上,也要一路逃亡到青州。

    也因此,青州城才会多出不少沿街讨饭的乞丐。

    一位身穿华服的富家夫人,刚要往山上走,乞丐们便端着手里的破碗蜂拥而上,跟随在她左右的家丁,立即连骂带打的驱赶他们。

    “滚开!哪来的臭要饭的,真他娘的脏!居然敢碰我们夫人的裙子,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们!”

    乱哄哄的乞丐们,立马四散奔逃。

    王令躲闪不及挨了两脚,忍着疼逃回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地方是他精心挑选的,他观察过了,那些夫人小姐,基本上都会在他这边下轿,只要有人来,他就能第一时间冲到前排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优势也伴有风险,就比如刚才,对方要是暴起打人,最容易挨揍的也是他。

    忽然,肚子传来一阵咕噜噜的叫声。

    王令有些无奈的揉了揉肚子:“哎哟,你别叫了,我这不努力呢吗?安静会儿行不行,也不知道老孙头上哪去了,来的时候还在呢,一扭脸就不见了,到现在都没回来。”说着说着,想起了那个邋遢老头。

    他原本生活在一个名为华夏的地方,是一名年轻的部队军官,然而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,不幸被敌人的榴弹击中,当场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等他再次醒来时,却不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而是在一座破庙里,身边还有个披头散发的邋遢老头。

    随后他用了很长一段时间,来接受自己莫名其妙穿越到另一个世界的事实。

    据老孙头说,当时他在河边摸鱼,摸了一下午都没摸到一条,正准备回去时,发现河床上趴着一个人,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,于是便把王令带回了自己居住的破庙。

    回想起这些,王令的心里不禁开始抱怨:“凭什么别人穿越以后是龙傲天,我偏偏却是个乞丐,讨口饭还要被打,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。”他在心里统计过,这一早上,一共挨了五脚,吃了八个大耳刮子。

    好在身子骨结实,换别人早起不来了。

    忽然,他发现周围的乞丐全都站了起来,发了疯似的冲了出去,王令顿感不妙。

    当他反应过来时,一顶轿子已经停在了眼前,瞬间便有一大群乞丐围了上去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打岔的工夫,自己居然没能第一时间发现,王令懊恼不已。

    等他再跑过去时已经晚了,任他再怎么使劲都挤不进去,只能在外面干着急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他倒霉,还是老天成心跟他作对,前几次他冲在前面,总会挨一顿拳脚。

    然而,就是这一次没抢到前排,却听到了一句令他心痛的话,说话的是个姑娘,声音悦耳清雅。

    “樱桃,帮我把这些点心分给他们吧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子,这女子双十年华,有着大家闺秀的端庄典雅,杏眼桃脸,目似秋水,唇红齿白,一袭由黄渐红的薄纱长裙,似是将黄昏晚霞披在了身上,皮肤细腻,脸色晶莹,是那种看上一眼,便无法忘记的女人。

    可惜王令看不到,但是光听声音就知道,这一定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姑娘。

    王令一副想哭哭不出来的表情:“我为什么没摊上这么一个女菩萨呀!不行!我要挤进去,我一定要挤进去!说什么也要捞上一口吃的!”

    他不顾尊严的爬到地上,顺人与人之间腿缝往里钻,他已经饿了三天了,绝对不能错过这个机会!

    “是,小姐。”站在曹霜絮身边叫樱桃的丫环,拿起装满点心的篮子,将点心分发给这些乞丐。

    “别挤别挤,大家都有,这是你的。”曹霜絮也在给这些乞丐分发吃的,不忘出声维持秩序。

    她知道白云寺外有流民在乞讨,来之前特意多带了些点心。

    “来,这个你拿着,还有你的,大家都不要抢。”专心分发点心的曹霜絮,忽然注意到脚下有什么东西在动,下意识低下了头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让一让,发麻烦挪一下脚,谁能扶我一把?”趴在地上找不到方向的王令,感觉四周不是那么拥挤了,便准备站起来,他本能的将自己的手向上伸去,希望有人能拉他一把。

    结果却摸到了什么奇怪东西,软软的,入手微凉,手感丝滑细腻,他下意识的捏了捏,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,连忙抬头向上望去,这一看直接看懵逼了。

    自己的手正握着那一个姑娘的胸脯,视线不由得继续向上移动,直到对上一双灵动的大眼睛,正怔怔的看着自己,两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王令:“姑娘...我可以解释...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!!!”

    名叫樱桃的丫环,看到有个乞丐在调戏小姐,急忙大喊道:“快来人啊!”

    家丁们正努力维持秩序,忽然听到曹霜絮和樱桃的叫声,回头向身后望去,刚好看到一个乞丐,正用他的脏手轻薄自家小姐,瞬间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他们急忙推开拥挤的流民,朝着王令冲过去,奈何流民阻碍了他们的脚步,没办法立马赶到。

    王令知道自己闯了大祸,赶紧站起身解释,同时两只手本能地在身前摆动:“我不是故意的,真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突然身后被人推了一把,双手刚好停放在曹霜絮胸上。

    王令:“。。。”

    曹霜絮:“。。。”

    王令:“我...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这是应该是他今天,挨得最冤的一个嘴巴,他还想解释,却在看向对方的那一瞬间呆住了,暗暗在发誓,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姑娘。

    可是,当他看到对方眼角噙泪,红唇紧咬的羞愤模样时,刚好也瞧见了正在奋力逼近的那些家丁。

    他知道,不论自己怎么解释也洗不干净了,于是迅速转过身,拼命扒开一条人肉通道,向外逃去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挤出来的王令,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上一眼,立马脚底抹油撒丫子跑路,只留下曹霜絮愤恨的望着他逃命的背影,泪水在她眼眶里打转,却始终强忍着没有哭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没事吧?”樱桃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对不起,让您受惊了。”此时家丁们已经凑到了曹霜絮身边。

    “把他给我抓回来!”曹霜絮没有理会他们,她始终注视着王令逃跑的方向,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家丁们立即朝着王令逃离的方向追了过去,只留下两个人,守在曹霜絮和樱桃的身边。

    已经逃出一段距离的王令,并没有选择相对平坦的山路逃跑,而是顺着陡峭的坡道向下奔逃,跑着跑着,忽然用余光扫到一条石缝,刚好能容纳下一个人,灵机一动,闪身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刚钻进去没多久,就听到上方传来嘈杂的脚步声,以及说话声。

    “那小子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刚才看他往这边跑了,怎么一转眼就没影了?”

    “他奶奶的,绝饶不了他,居然敢轻薄大小姐!”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去那边看看,你们两个跟我来,去那边找找!抓到非扒了他的皮!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这给王令吓得,心说这到底是哪家的小姐?身边怎么带着这么多护卫!一个个脾气真大,不就摸了一下,至于扒他的皮?

    他也不想想,带着这么多护卫,还让他占了人家小姐的便宜,这些护卫能不愤怒吗?

    等到四周安静下来以后,他才敢探出脑袋,确定四周没有危险,心一横,从石缝中窜了出去,借着草丛和树木的遮挡,消失在了视野中。

    惊魂未定的曹霜絮还站在原地,樱桃陪在身边,还有两个家丁守护在旁,那些乞丐也已经驱赶开,刚才的事发生以后,他们就再也不敢让这些乞丐靠近,生怕一不留神,再冒出来一个色胆包天的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出去追王令的人回来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两手空空,曹霜絮不由眉头微蹙,语气不悦的问道:“那人呢?”

    被问到的家丁,不敢直视她的目光,低下头小心说道:“对不起大小姐,让他给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吃的,连个乞丐都抓不到?”樱桃生气的看着一众家丁,身为小姐的贴身丫环,主子受辱,她比任何人都要愤怒自责,当听到没抓到人时,自然迁怒到这些家丁身上。

    “算了,回府吧。”曹霜絮轻轻的撂下一句,转身钻进了轿子。

    四个家丁充当轿夫,将轿子缓缓抬起,其余家丁护在轿子两旁,顺着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樱桃来到轿窗边上,忐忑地说道:“小姐,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坐在轿子里的曹霜絮,没有回话,两手放在大腿上,死命拉扯着自己的手帕,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。

    她还是头一次与男子有肌肤之亲,对方居然是一个无耻的乞丐,怎能不令她羞愤。

    心中暗暗发誓:“若是再见到那个乞丐,绝不轻饶他!”

    过了许久,一行人终于在曹府门前停下脚步,轿子缓缓落下,曹霜絮抹了抹脸上的泪水,又深呼吸平复下内心的情绪,冷静的整理好自己的妆容,调整好仪态,这才缓慢从轿子上下来,神态自然的走入宽阔的曹府大门。

    曹霜絮的父亲,就是青州知府曹庸,此刻正愁眉不展地翻看手里的公文,内容是各县衙汇报的流民现状。

    忽然瞥见女儿回来了,曹庸连忙放下手里的公文,喜笑颜开的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霜絮回来了,不是去白云寺祈福去了吗?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曹庸笑道。

    “女儿有些身体不适,先回房休息了。”曹霜絮的面色平淡,语气中不带一丝情绪。

    曹庸面色一滞,敏锐的察觉到她心情不大好,望着曹霜絮的背影,他将樱桃喊到了身边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他语气中的威严,令樱桃不敢隐瞒,便一五一十的将白云寺发生的事,告诉了曹庸。

    回到闺房的曹霜絮,一把把门锁死,靠在门上嘤嘤抽泣,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羞耻的事情,脑海中忍不住浮现出那个无耻乞丐的脸,那张脸上虽然脏兮兮的,但是还是依稀能见到有几分俊朗,那双眼睛清澈明亮,偏偏却长到了一个登徒子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无耻!下流!再让我见到他,一定叫人把他手打断!”

    越想越羞,越想越气的曹霜絮,径直扑到自己床上,将自己蒙在被子里放声大哭,一边哭一边缩紧被子,努力不让人听到她的哭声。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