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三中文 > 卷战袍以盖山河 > 第三章——花田

第三章——花田
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
    黄昏时分,等到扫墓的人一个不留的走了以后,两个贼眉鼠眼的人影开始在坟墓间穿梭,他们撑起衣衫的下摆,来到一个又一个墓碑前,从贡品里拿走一样吃的,之所以只取一样,一方面是想给人家墓主人留点,另一方面也是怕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两个人各自都兜满了吃的,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片坟地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山洞里燃着火光,王令和老孙头躺在火堆旁边,地上堆着没吃完的食物,当中还有那个猪头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吃过最饱的一顿饭了,王令舒舒服服的打了一个饱嗝,摸着隆起的肚子,脸上是前所未有的满足。

    老孙头则翘着一个二郎腿,手里举着一根鱼刺剔牙,吃饱喝足的他甚至哼起了王令听不懂的小调。

    正当他悠然自得时,王令忽然问道:“对了,你说来青州城是为了找亲戚,这么大的青州城,你知道你亲戚住哪吗?”

    “噗。”老孙头将嘴里的鱼刺吐得老远,然后说道:“自然是知道的,只要找到我那户亲戚,咱们爷俩就不用再当乞丐了。”

    王令心中一喜,正要坐起来,忽然想到了什么,又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老乞丐看他有些不太对劲,于是就问道:“怎么?听说不用当乞丐,不适应了?”

    王令却说道:“你亲戚毕竟是你亲戚,人家有义务管我吗?等你见到他们以后,可能就要与我分开了,想到这里,忽然有些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老孙头听他这么一说,脸上的表情变得柔和,随即信心满满的说道:“放心吧,我那户亲戚来头大着呢,到时候随便给你安排个差事,也不过是老夫我一句话的事,不过...”

    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王令不禁问道:“不过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过到时候,你我二人确实要暂时分开一段时间。”老孙头说道。

    王令疑惑地扭过头,看着他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老孙头侧身转向另一边,没有回答他,不一会儿发出一阵呼噜声。

    “卧槽,这就睡着了?”王令直接愣住了,心里有一万匹草泥马在奔腾,无奈的收回目光,看着天花板开始发呆。

    回想起这一路的艰辛,他们两个人从北境来到青州,不管走到哪都是被人嫌弃的对象,一开始他抹不开脸面跟着老孙头要饭,到后来为了半个馒头跟人大打出手,一路上吃了多少闭门羹,遭受到多少白眼,如今终于要到头了,心里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以后,一直在为不饿肚子而奔波忙碌,从没像今天这样思绪杂乱。

    想到那些饥寒交迫的百姓,一路看到饿殍满地的场景,王令的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曾经的他总以为饥饿离自己很遥远,事实也确实如此,上一世的人们吃得饱穿得暖,虽然也为了高房价和996而发苦,却很少饿过肚子,更别提这么大面积的饥荒。

    他从没想过,有朝一日能看到易子而食的画面,回想起一幕幕悲凉,更难以入睡了,起身走到洞外,想要透透气。

    看着头上明朗的夜空,心中却是一片茫然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王令忽然摇了摇头,无奈的笑了,自己都自身难保了,哪来的心情在这里忧国忧民。

    这时,不知是哪里传来一阵猪叫声,王令心头一凛,该不会是野猪吧?

    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,确定是猪叫声无疑,他顺着声音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,左脚拨开前方的杂草,轻轻的将草压在脚下,右脚缓慢跟上,这样可以尽可能的减轻自己的声音,不被野猪发现。

    走到近处,王令轻轻扒开面前宽大的叶子,借着月光,他的眼前出现一大片花田,一头壮硕的黑毛野猪就站在花田里,尖尖的猪头深埋在地里,正用鼻子拱着花茎的根部。

    王令一脸吃惊的看着这一幕,他惊的不是这头野猪,而是那片花田,甚至都忘了逃跑,忘记了野猪的危险性。

    那些花是白色的,五片花瓣围绕着花蕊,花蕊的形状比较奇特,像是黄灿灿的玉米,又或是棒槌,硕大突出。

    突然,那头野猪似乎嗅到了人的气息,猛地抬头向王令所在的位置看去,却什么也没看到,那里只有茂密的草丛,一阵微风吹过,枝叶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野猪以为是错觉,又继续埋头深作。

    王令此时靠着大树,后背几乎湿了一片,他捂着嘴紧张的喘着气,刚才那一刻,要不是凭借自己的警觉,险些就被发现了,一头成年野猪的攻击力有多强悍,他是十分了解的,在没有武器防身的情况下,自己完全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可他又十分的激动,因为这些花的缘故,令他久久不能平静,心里有个想法涌现出来,很想立即就分享给老孙头。

    他准备起身返回,又忽然觉得有些不太对劲,为什么突然变得安静了?

    再次小心翼翼地扒开叶子,王令竟发现那头野猪不见了,心里暗自嘀咕,难道是走了?

    忽然,他的余光瞥见一个黑色的影子,就在距离他不到十米的距离,王令僵硬的转过头,眼中倒映出一头愤怒的野猪,正目光灼灼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艰难地挤出一个难看的微笑,对野猪说道:“那啥,我不是故意打扰你的,要不就这么算了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愤怒的野猪就撒开蹄子,直冲过来,看得他瞳孔剧烈收缩。

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王令大叫一声,手脚并用地往树上爬,幸好是侦察专业的军官,不然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上树。

    他抱紧树干,丝毫不敢松懈,他可不会天真的以为上了树就安全了,对比这头野猪体型,以及树干的粗细,不是没有被撞断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整棵树在野猪的冲撞下疯狂颤动,王令死死抓牢树干,他不敢大喊救命,害怕老孙头闻声赶来,先一步葬身猪口,就他那身老骨头,还不够这头猪塞牙的。

    王令只能在心里不停地祈祷,希望它赶紧离去,然而对方似乎并没这个打算,甚至在一次又一次的撞击下,变得越来越愤怒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终于,王令听到了他最不想听到的声音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心里升起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又一次猛烈撞击,树干果然还是被撞断了...

    整棵树带着王令缓缓倒下,就在即将砸到地面的一瞬间,王令翻身一跃,在地上打了两个滚,安全落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起身后,他第一时间看向那头野猪,发现它一条腿正来回刨地,两个鼻子喘着粗气,目光牢牢锁死了自己。

    暗叫一声不好,王令立即转身就跑,见入侵者想要逃跑,野猪立马追了上去,距离很快就被缩短。

    知道自己跑不过,王令一个鞭腿踢断旁边的一棵矮树,将其抓在手里,再飞快的踩断树冠的部分。

    一根勉强称得上长矛的武器,制作完成。

    王令转身,压低自己的重心,做好迎击的姿势。

    很快,野猪便冲到了他眼前,速度奇快,王令匆忙躲闪,在闪身的同时用力将“长矛”刺出,却只是刺破了表皮,在野猪快速奔跑的过程中,仅仅只在它身上留下了一道细长的划伤。

    易边再战,王令向身后缓慢退去,想回到树木较多的地方,为自己提供掩护。

    然而就是这一退,不慎被地上一颗凸起的石头绊倒,王令在倒地的过程中,眼睁睁看着那头野猪正朝他奔袭而来。

    下一秒,背部砸在地上,那头野猪也已经近在眼前,慌乱中他本能的紧闭双眼,向着前方举起了手中的“长矛”。

    片刻后,王令感到手里的棍子一沉,并没有等来想象中的撞击,缓缓睁开眼睛,那头野猪就在他上方,嘴巴一张一合却叫不出声,它的颈部被木棍贯穿,鲜血顺着木棍流到了王令的手上,还能感受到血液的温热。

    王令慌忙站起身,野猪的躯体重重砸在地上,眼珠子死死看着他,直到彻底没了呼吸。

    王令瘫坐在地上,有些惊魂未定,等他稍微回过神以后,忽然站起身,没有去管野猪的尸体,而是飞快的跑到那片花田。

    他跪在地上,一双手拼命地刨土,很快就刨到了他期望看到的东西,看着眼前的东西,他惊喜万分,放肆大笑。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