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三中文 > 卷战袍以盖山河 > 第四章——老孙头受辱

第四章——老孙头受辱
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
    次日,青州知府曹庸的府邸前,来了两个干净的乞丐,他们一老一少,一根木棍搭在两人的肩头,中间绑着一头死掉的野猪,年轻的那个乞丐衣服里鼓鼓囊囊的,不知塞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是干净的乞丐,是因为他们的身上很干净,不像其他乞丐脏兮兮的,明显用水清洗过,但两人那一身破烂的衣裳,却还是能看出是乞丐无疑。

    年轻乞丐站在高大的府邸门前,看傻了眼,他略显痴呆的对身后的老乞丐说道:“老孙头,你光说是来寻亲戚的,也没说你这亲戚这么大来头啊,居然是青州的知府大人。”

    那个老乞丐没接他的话,只是叫苦不迭的说道:“咱们能先把这头猪放地上再说话吗?我有点扛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王令一想也对,这么一直扛着是有点蠢,连忙和老孙头一起把野猪丢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王令坐在野猪身上打趣道:“这真是你家亲戚?难怪一大早就拉着我到河里洗澡,见这种亲戚是得拾捯拾捯,不过话又说回来,你有这么厉害的亲戚,昨天还至于带着我去坟地偷吃吗?”

    老孙头白了他一眼,然后径直走向曹府门前站着的两个门房。

    王令看着他的背影,微微发愣,心说难不成这老东西真跟这大户人家是亲戚?

    那两个门房也在第一时间,就注意到了这两个人,此刻看到缓缓走来的老孙头,瞬间心生警惕。

    “麻烦两位进去通报一声曹大人,就说孙启毫在此等他。”老孙头说道。

    两个门房听到他的话,非但没有进去通报,反而冷哼说道:“哪来的老叫花子,我家老爷是你说见就能见的?还让我们老爷出来见你,劝你赶紧滚,不然打断你的狗腿!”

    “嘿你!”老孙头用手指着说话的那个人,他没想到一个看门的下人,竟然这么豪横嚣张,被气得一时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见老孙头气急的模样,这两个门房更是嚣张了几分,对着老孙头说道:“也不撒泡尿照照自个儿,你个臭要饭的,要是你从大爷我的胯下钻过去,再学两声狗叫,我或许会帮你进去通报通报。”那名门房说完,迈开一条腿,用裆部对着老孙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钻不钻?不钻就趁早消失,滚回猪粪池子里泡着去,那才是你该去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老孙头气的咬牙切齿,大骂道:“不过是曹庸养的两条看门狗,也敢让我钻你们的裤裆?我呸!”

    远远瞧见老孙头气恼的模样,王令就知道他肯定被人怼了,看着老家伙一脸吃瘪的表情,王令忍不住坐在猪身上偷乐。

    可当他看到老孙头,被那个下人一脚踹飞出去时,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,怒意急速上涌,他在站起来的同时,抽出了那根用来绑野猪的棍子,飞快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让你滚你不滚,非要挨老子一脚才舒服是不是?”其中一个下人,骂完还不忘朝着老孙头吐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而然下一秒,一根木棍重重地砸在了他的头上,直接就被砸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另外一人看着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同伴,然后抬头看向王令,暴怒地抡起了自己的拳头。

    王令微微侧身,轻松避开,顺势抽了一棍,狠狠打在对方的背上,直接将人砸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老孙头捂着肚子,艰难地从地上站起来,刚好瞧见王令将两个人打趴在地,还没等他问发生了什么事,就被王令甩到了背上,一溜烟跑出老远。

    “咳咳,你跑什么啊?我人还没见到呢!”老孙头忍着胸口处的剧痛,咳嗽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少说两句吧,什么鬼亲戚,这次牛皮吹过头了吧?装逼也有个度知道吗?再不跑咱俩就得去蹲大狱了!”王令边跑边说,甚至都来不及去管身后的野猪。

    老孙头知道王令不相信自己,可刚刚被那两个看门的下人踹出来,这会又不知如何解释,只能叹息一声,任由王令带着自己离开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走后不久,一顶轿子落在曹府门前,轿子里走出的一个倩影,正是昨日在白云寺被王令袭胸的曹霜絮。

    本来心情不好的她,想把自己关在房里清净几日,但是得知女儿受辱的曹庸,一方面派人四处寻找欺负了他宝贝女儿的狂徒,另一方面又安排了本地首富沈家的大小姐,陪着女儿出门散心。

    本来曹霜絮是不准备答应的,但一听是沈家大小姐,就立马答应了下来,她正好有事想要和沈家商谈,一直到此时才回来。

    当曹霜絮走出轿子时,便看到自家门房倒在地上,一个不省人事,另一个则哎哟哎哟叫唤个不停,连忙走过去查看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曹霜絮说完,看了樱桃一眼。

    小丫环心领神会,走到那个还能说话的门房跟前,将他扶了起来,问道:“你们这是怎么回事?何人伤的你们?”

    那名门房在樱桃的搀扶下站起身,见小姐回来了,连忙忍着疼对曹霜絮说道:“小姐,刚才有两个乞丐来府上闹事,我们本想将他们哄走,却不料其中一人竟然偷袭我们,将我二人打倒在地以后,就跑没影了。”

    曹府家风较严,下人们都比较守规矩,他怕受到责罚,不敢实话实说,故意歪曲了事情的经过,还隐瞒了他们率先动手脚踹老孙头的事实。

    曹霜絮的眉头微微一蹙,也不知道怎的,一听到乞丐二字心里就堵得慌。

    忽然瞥见不远处躺着一坨黑色的东西,看起来像一头猪,曹霜絮好奇的看了看,问道:“那是何物?”

    两人顺着她的目光看过了过去,樱桃一眼认了出来,答道:“好像是一头野猪。”

    “野猪?哪来的?”曹霜絮看向那名门房。

    门房赶忙解释道:“是那两个乞丐带来的,想必是仓皇逃跑,忘记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曹霜絮对樱桃吩咐道:“一会儿叫人抬到后厨吧,叫他们煮些肉粥,然后安排一些人手分发给那些流民,让老幼妇孺优先领粥。”

    樱桃:“是。”

    她准备把这只野猪分给那些流民,不过这次就不准备亲自分发食物了,毕竟昨日才被人占了便宜,那种恶心的感觉,到现在还在心里游荡。

    曹霜絮又扭头问道:“那两个乞丐有何特征?”

    门房低头想了想,忽然眼前一亮,说道:“那个老头瘦瘦巴巴的,好像说他叫什么孙启毫,而那个年轻人倒是略有几分俊朗,没什么明显特征,我们就是被他打伤的。”

    当听到孙启毫的名字时,曹霜絮总觉得在哪里听过,却又怎么都想不起来,她也来不及细想,毕竟地上还躺着一个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回房歇息,此事我告诉爹爹,他定会找人去查。”曹霜絮说完,又看向樱桃:“你去管家那里,叫他送些治疗跌打损伤的药给他二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樱桃连忙应声。

    那名下人闻言,一脸感恩戴德的说道:“谢大小姐为我二人做主。”

    等安排完以后,曹霜絮款款迈步,向着曹府大门走去,临近门廊时,脚下忽然踢到了什么东西,低头看去,一个椭圆形的黄色疙瘩在地上打滚,表皮还沾着泥,像是刚从地里挖出来的。

    曹霜絮走过去,将这个奇怪的东西捡了起来,感觉看着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曹霜絮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樱桃这时走了过来,看到小姐手里拿着的东西,忽然惊呼一声:“这是毒地瓜!小姐快扔掉它!”

    曹霜絮显得很冷静,她将这个所谓的毒地瓜左右翻看了一番,这东西她以前也听说过,但却并未亲眼见识过,今天得见才知道,原来凶名赫赫的毒地瓜长得这么其貌不扬。

    看过以后,随手将毒地瓜交给了樱桃:“拿去丢掉吧。”

    王令带着老孙头,一路跑出了城,来到城外的一处破庙里,将老孙头放在地上,拉开他的衣衫,胸前一片淤青,肋骨似乎也被踹断了一根。

    王令眼中闪过一丝戾气,他没有想到,这一脚竟然这么重。

    老孙头闭着眼,口中发出阵阵哀嚎,显然疼得厉害。

    王令看着不忍,眼下只能先想办法找些止血化瘀的草药,等他自行恢复,但是上哪弄草药让他犯了难,他虽然知道一些活血化瘀的草药,但是很多都不在这个节气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王令将老孙头留在了破庙,独自一人进了城,找了一处无人的角落,一直等到宵禁。

    利用自己当兵时练就的潜入技术,王令成功的规避掉了一路上所有的巡防,最终来到一处药房,绕到药房后院的院墙,轻声翻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间药房的掌柜还在梦乡,突然感觉有人在轻轻拍打自己的脸,迷迷糊糊睁开眼,见到一个蒙面人站在自己床边,手里还拿着一把镰刀,瞬间清醒过来,吓得他直接缩到了床角。

    “你谁啊?求你别伤害我!你要钱可以拿走。”掌柜的颤抖着说道。

    王令压着嗓子,改变了自己的嗓音,说道:“你放心,只要你按我说的做,我就不伤你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好汉有何吩咐?我一定尽力而为!”掌柜的听闻对方有条件,连忙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王令:“你现在去抓一副活血化瘀的方子给我,我跟在你身后,只要你不耍花样,保你性命无忧。”说完用到刀点了点,示意他从床上下来。

    王令跟在掌柜的身后,一路来到前堂,看着他拉开一个又一个存放药材的抽屉。

    很快便包好了一副药,可能是害怕王令反悔,掌柜的还贴心的告诉他用法用量,王令说了声谢谢后,丢下那把镰刀,以一个干净利索的动作,翻了出去。

    药房掌柜这时才注意到,掉在他脚边的那把镰刀,正是自家放在院子里那把,他怔怔的看着王令刚刚翻出去的墙头,似乎猜到了他的意图。

    掌柜的内心挣扎了一番,最后放弃了报官的想法,轻叹了一声,将那把镰刀捡起,放回了它原来的位置。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