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三中文 > 卷战袍以盖山河 > 第六章——只认衣衫不认人

第六章——只认衣衫不认人
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
    王令的脑袋一片空白,他曾幻想过,有朝一日能够与曹霜絮再次相遇,但没想到会是在这种场合。

    他完全愣住了,站在原地张着嘴,完全一副已经痴傻的模样,直到他听到了曹霜絮口中说出的第三句话,才在慌乱中回过神。

    “来人,把这个无耻狂徒抓起来!”曹霜絮娇喝道。

    原本有实力以一打多的王令,因为大脑临时当机的缘故,忘记了反抗,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被六七个家丁抓着四肢和头,一把摁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那些早已蓄势待发的曹府家丁一拥而上,不费吹灰之力的制服了王令,早在王令挑事之初,他们就一直在忍着,只等自家小姐下令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大小姐为何这般愤怒,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在制服王令的过程中下黑手,被家丁们压在身下的王令发出一阵哀嚎。

    “靠!谁啊?不要用膝盖顶我的腰,男人的腰伤不得!”

    “卧槽,小子我看到你了,你他妈敢踢我屁股!”

    “还踢是不是?我给你脸了?!”

    “小子我警告你啊,士可杀不可辱,你要是敢用鞋底抽我,我饶不了...哎哟!”

    “诶,大哥大哥大哥,绳子别勒那么紧,我要喘不上气了,咳咳...”

    家丁们忙活了一通以后,王令被五花大绑的带到了曹霜絮身前,看到王令的脸上竟然还有些不服,曹霜絮扫了两眼站在他身后的家丁。

    离王令最近的两个家丁,瞬间领会了大小姐的意思,照着王令的后膝盖踢了一脚,居然没踢动,王令依旧纹丝不动的站在那里,仰天45度一脸的桀骜不驯。

    曹霜絮皱眉,另外一个家丁手提一根擀面杖粗细的棍子,朝着王令的后膝盖狠狠一击。

    右腿被这一个棍打得弯了下去,眼看整个人缓缓下沉,就在膝盖即将接触到地面时,竟然停在了半空,王令咬着牙强行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王令眼神中的孤傲与倔强,曹霜絮略微有些动容,正当那个家丁不信邪的想要再来一棍时,曹霜絮出言制止了他:“够了,他愿意站着,那就让他站着吧!”

    “你与我的恩怨,我先放到后面再与你清算,但是你方才说我曹府对家仆管教不严,欺压百姓,我必须要当着这些围观百姓的面,要你解释清楚!都知道我曹府家风甚严,我父亲任青州知府以来爱民如子,是谁给你的胆子,敢在我曹府门前造谣生事?!”曹霜絮声色俱厉道。

    王令闻言嗤笑道:“家风甚严,爱民如子?昨日我朋友携我前来拜访,当值的门房不仅不通报,还出言羞辱,甚至对一个老人家施以拳脚,我朋友被你们打得奄奄一息,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曹霜絮辩驳的话刚要脱口而出,却在看到王令目光坚定清澈,忽然想起昨天那个门房和她说话时,眼神有些躲闪,不禁有些犹豫,她看向身旁的樱桃说道:“去把那两个人找来,我要他们当面对质,看看究竟孰对孰错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这就去。”樱桃应声道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小丫环便带着昨天那两个门房过来了,这两个人一个看着还算正常,但另一个头上却裹着纱布,樱桃也没说为什么叫他们,当他们看到王令时,方才意识到不妙。

    “你将昨日的情形说一遍,你放心,有我给你做主,定然不叫恶人冤枉了你。”因为白云寺的那件事,曹霜絮潜意识里将王令归到了恶人那一类。

    那个看上去没什么事儿的家仆,是昨天和曹霜絮说话的那个门房,他的眼珠子转了转,神情悲愤的说道:“就是这个人,昨天和一个老头非要硬闯府门,我二人刚要阻拦,就被这个人用棍子打倒在地,他俩打完我们就溜了,后来大小姐您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曹霜絮点了点头,这和昨天听到的内容一致,她也更倾向于这个说法,倒不是她偏信自己人的话,而是如她所说,曹府的家风一向很好,她并不认为自家仆人,能干出王令口中的那些事来,尤其是把一个老人打得奄奄一息,怎么也不像自家人能干出的事。

    王令看着霜絮脸上的表情,以为她就是准备拉偏架,不由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曹霜絮面露不悦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是已经在心里认定他所说才是实话?”王令语气中带着一丝讥讽。

    曹霜絮转身与王令对视,扬了扬自己的下巴道:“我府上的仆人,待人接物方面向来有礼有节,我身为曹家长女,自然了解自家仆人的行事风格,为何不信?难道要我信你这个无耻乞丐?”

    王令沉默了半晌,旋即又笑了,刚开始只是几声低沉的笑声,然后逐渐放肆张扬,笑声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,心里竟然莫名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“你又笑什么?”王令的笑声令曹霜絮心里有种说不的滋味,好像自己做错了事的忐忑,又好像被人看了笑话后的羞恼。

    “我笑果真是‘宰相门房三品官,古来小鬼最难缠,贱民疾苦浊谁眼,只认衣衫不认人’。就因为我们是流民,是乞丐,所以他就可以将我朋友打成重伤?就因为我们是流民,是乞丐,所以你认定他说的就是事实真相,而我所说的就成了造谣污蔑?”王令有感而发拼凑了四句诗,冷眼看着曹府众人说道,语气中的愤慨之情,令所有人为之一颤。

    那些流民和青州城的百姓,被王令的情绪感染,不自觉的向着王令靠近了几步,就像是要帮他撑起声势。

    “不是因为你是乞丐我才......”曹霜絮急忙想要解释,自己是因为被他轻薄才不信任他的,可转而看向周围这么多人,话说了一半就没声了,同时她也被王令这番话深深触动了,一时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再看他虽然被绑在自己面前,可他那一副教训人的孤傲神态,仿佛他才是占据主导地位的人。

    王令心里也清楚,像这种先入为主的思想,最缺的就是公正二字,此时他的情绪已经被点燃,继续冷声说道:“我那朋友现在还躺在城外的破庙中,要不要请个大夫给他验验伤?我总不至于为了造谣,就将自己朋友打成重伤吧?”

    曹霜絮有些迟疑,心说莫非自己真的错怪了他,不该听信自家仆人的一面之词,她下意识用余光瞥向那两个的家仆,发现他们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慌乱,曹霜絮顿时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冤枉了人。

    转身看向那名家仆,曹霜絮厉声道:“说!到底是不是你欺辱他们在先!”

    那两名家仆知道自己瞒不下去了,立马跪到地上连连磕头:“小的、小的们一时糊涂,大小姐饶命,我们再也不敢了!”

    曹霜絮心底一沉,果真如此!她对旁边站着的樱桃说道:“把他们带下去,杖责五十,逐出曹府送往衙门。”

    樱桃转而吩咐另外几个家丁,拖着面如死灰的两人向着府内走去,等待他们的将是五十棍杖的责罚,估计这五十棍打完送到衙门的时候,两个人也就只剩一口气活着了。

    曹霜絮嘴角发苦的对王令说道:“抱歉,是我识人不明,你说的没错,确实是我曹府管教不严,才会让你朋友遭受这么大的屈辱。”

    “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,还不快叫人给我松绑?”王令见这个曹府千金还算明事理,不然那五十棍子,就要以强闯知府宅邸、毒打门房、造谣生事等罪名落到他身上了,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然而他高兴地太早了。

    曹霜絮:“我还不能松开你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王令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你与我之间的恩怨还没了结,我还要与你清算呢,把他给我带回去!”说完,曹霜絮头也不回的向着曹府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“诶?诶?!”王令懵逼了,刚才太过激动,竟然把这茬给忘记了,他刚要逃跑,忽然发现两腿悬空,两个家丁正一左一右架着自己,走在曹霜絮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不是,咱们有话好好说,我可以解释,我可以解释!那天真不是故意的!!!”王令声嘶力竭的呐喊,但是没有人理会他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群也有些懵,不是已经没事了吗?怎么人还是被带进曹府了?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但是都听见曹家大小姐说和这人有私怨,也不知道是什么私怨,当看到他们全都走进曹府大门时,吃瓜群众才意兴阑珊的退去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曹府还留了人继续施粥,流民又恢复到了排队领粥的状态。

    王令被带到了府邸的院子里,听到了一声声惨叫,想必就是那两个家丁在受罚,心里原本还有些幸灾乐祸,可当他看到自己面前那根粗壮的棍子时,一点笑意都没了。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