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三中文 > 卷战袍以盖山河 > 第八章——不速之客

第八章——不速之客
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跑了?”曹庸一把抓住这名家丁的胳膊问道。

    家丁惭愧的低下头,说道:“我们按照小姐的吩咐,带那小子去了柴房,结果他中途突然醒了,不仅打伤了我和吴三儿,大武也没能制住他,让他翻墙跑了。”他口中的大武,就是那个负责打王令的健壮家丁。

    曹霜絮一阵懊恼,早知道他这么厉害,就不该解开他的绳子,她转头看向曹庸道:“爹,现在派人去追还来得及!”

    “对对,快去把能叫的人都叫上,把人给我追回来啊!”曹庸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那名家丁连忙跑去找人手,等他走远后,曹霜絮问曹庸:“爹,那老者究竟是什么人,您为何如此慌张?”

    “哎,你还是不知道的好,你只需知道,他如果愿意的话,一句话就能让咱们全家覆灭。”曹庸忐忑不安道。

    曹霜絮长大了嘴巴,她没想到一个貌似乞丐的老人,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,她隐约觉着孙启毫这个名字有些耳熟,但她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么一号人物。

    父女俩怀揣着截然不同的心情,焦急在房中等候消息。

    话说另一边,王令一路逃回破庙后,刚见到老孙头便又昏了过去,他的伤势很重,裤子已经和屁股粘连在了一起,腿上流了好多血,全凭意志力撑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要不是最近流民械斗的事情时有发生,守城的卫兵对带伤的流民习以为常,恐怕他这个样子都出不了城,放在以往高低要被带回去讯问。

    等王令再次醒来时,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,老孙头正在熬药,先前那个瓦罐王令没带回来,好在破庙的院子里有很多,老孙头自己又找了一个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老孙头道,“你小子怎么回事?不是去曹府领粥的嘛,怎么回来变这副模样了?”

    王令趴在铺了稻草的地板上,闻了闻空气中的药味,说道:“你的伤怎么样了?”王令看着老孙头蹲在地上熬药的样子,发现他活动起来还有些勉强。

    “哟,我没想到你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。”老孙头笑道,“人老了就闲不住,索性就给自己熬熬药,你又没告诉我用量多少,干脆全下锅,没准能好得快些。”

    尝试着起身,结果屁股上火辣的疼痛,让王令倒吸一口凉气,又趴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劝你老实待着,就你这个伤,好歹也要养个十天八天才能下床,”老孙头用两根树枝做筷子,在煮药的罐子里扒拉了两下,“对了,你小子怎么进一趟城,变成这副鬼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王令脸色变的有些尴尬,无奈道:“上回在白云寺,我不小心吃了一个姑娘的豆腐,昨天去了曹府我才发现,她居然是曹家的大小姐,被人按住打了二十棍。”

    老孙头一听乐了,连忙问道:“就是你在河边思春时想的姑娘?”

    王令没理,自顾自说道:“我想到了解决流民的良策,本来打算借着机会告诉那个青州知府,结果发现那些家丁背着我,不知是要去哪,我担心她余怒未消还要拿我出气,就打伤了他们三个家丁讨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老孙头闻言,捣鼓药罐的手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老孙头道。

    王令愣了一下,以为他是问自己打伤家丁的事,语气不屑道:“那还有假?我的身手你是见过的,对付几个家丁还不是绰绰有余,你别看我现在屁股被打开花了,那是因为当时被绑着!”

    “我是问,你说你有办法解决流民问题,这是真的?”老孙头强调了自己所问的问题。

    王令微微一愣,听出了老孙头的语气里,带着他不该有的关切,说道:“对,我确实想到了切实可行的办法,不单单能解决流民安置的问题,还能解决粮食问题。”

    老孙头闻言,一把撇下手里那两根树枝,突然站起身,结果因为起得有些猛,牵动了身上的伤,疼得老孙头眉头拧在了一起,可他还是强忍着滕头来到王令身边,俯下身说道:“快与我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关心干嘛?”王令不解地看着老孙头,总感觉他这股关切的劲头,有些超出了一个乞丐应有的范畴。

    “呃...唉,你也知道,这一路走来咱们看到多少惨剧的发生,咱俩也都是流民中的一员,我自然关心,你要是有好办法就与我说说,我也不想一直当个无家可归的乞丐不是?”老孙头微微一愣,连忙整理神态解释道。

    王令觉得他说的有道理,然后看了一眼墙角,墙角放着他从那片花田里挖出来的东西,老孙头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,将那样东西拿到他面前,“这个我以前也见过,但这玩意儿通常没人敢吃,它就像河豚一样,搞不好会吃死人的,而且无药可解。”

    王令无奈摇了摇头,心知这个世界对老孙头手里那个东西,认知还是不够,于是将这个东西的用处一一道明,并阐述了自己用以解决灾情的方案。

    老孙头听了以后连连点头,他认识王令这么久,只知道这小子有时候想法离奇古怪,对事物的态度和观念也不太一样,可却从没发现,王令竟然对解决流民问题有这么新奇的主意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想法太好了,那你怎么不一早就去找府衙献策?”老孙头惊喜道。

    王令苦笑道:“在我发现这东西之前,我也没想过这些事情,况且实施起来还有一定困难。”

    老孙头:“你为何不将这些告诉曹庸?”

    “曹庸?”王令随即想到了青州知府姓曹,于是说道:“我就是想见到他才去的曹府,可是不但屁股被打花了,好像那几个家丁还要把我关到什么地方,我想着倒不如先回来再另寻机会,所以就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能将你这些想法告诉他,以我对他的了解,他定会感激你的,因为他现在应该正在为流民的问题发愁呢。”老孙头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和这个曹庸很熟吗?你们该不会真是什么亲戚吧?”王令挑眉看着老孙头,但很遗憾,他并没有从对方脸上看出任何异样。

    老孙头鬼魅地笑了笑:“怎么,想从我这里打听你未来老丈人的喜好?”

    王令送了他一个大白眼,知道他又开始整老不正经那套搪塞自己,但自己现在还很虚弱,没精力跟这老头儿斗嘴,便故意撇过头不理他。

    老孙头哈哈一笑,也不继续逗他了,只是说要等他伤好以后,再带他去一趟曹府,想必经过了上一次教训,曹府的门房不会再刁难他们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曹府这边,曹庸正在前厅焦急的走来走去,曹霜絮则安坐在一旁。

    看着父亲焦躁不安的样子,曹霜絮开口道:“爹,您别着急,已经派人全城范围内搜索了,相信会找到的。”

    曹庸却像是没有听到,曹霜絮也只得无奈叹气。

    忽然,一名家丁跑了进来,曹庸连忙迎了过去,急忙问道:“怎么样?找到人没有啊?”

    家丁先是一愣,然后小声说道:“没,出去的人还没传回消息。”

    曹庸恼怒道:“那你进来作甚?!还不赶紧到门口等候消息!”

    “老爷,门口有位叫刘泽的公子,说要拜访您和小姐。”家丁说道。

    曹庸父女二人听到这个名字后,脸色忽然变得凝重,曹庸下意识的看了女儿一眼。

    这个刘泽,是统管西北三州布政使的独子,对曹霜絮青睐已久,但此人风评不太好,表面上谦谦君子,实则心胸狭隘,私下里还养了一群地痞无赖,专为他干些脏活儿,曹家父女对刘泽此人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刘泽曾多次暗示于曹霜絮有意,曹庸本就对他不喜,更不愿意将自己的宝贝女儿许配给他,但碍于他父亲的官威,拿他没有办法,只能尽可能避让。

    “你去告诉他,就说我最近忙于公务,小姐身体抱恙,今日不便见客,让他回去吧。”曹庸有些烦闷,这个刘泽偏偏这个时候上门,纯粹是在给他添堵。

    曹霜絮银牙紧咬,坐在一旁沉默着。

    然而曹庸的话音刚落,便听见院中传来一个年轻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曹大人不愧为青州父母官,如此勤于政务,有机会定要向我父亲美言几句。”说着话,一个身穿青色长衫,样貌俊朗的翩翩公子缓步走入房中,站在门口笑吟吟的看着曹庸,两排洁白的牙齿展露在外,眼睛不大却显得极为有神,笑眯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看向曹霜絮的目光中,透露出的一丝邪魅,被父女二人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曹庸语气不咸不淡地对刘泽问道:“贤侄今日前来,可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小侄此次前来并无要事,只是想念霜絮妹妹得紧,所以特来探望,方才听闻霜絮妹妹身体有恙,不知是哪里不舒服,我刚好认识一位医术高明的神医,可以请他来为妹妹诊治。”刘泽回曹庸的话,目光却肆无忌惮地上下打量坐在一旁的曹霜絮。

    曹霜絮被他看得极为恼怒。

    心道这刘泽竟然如此明目张胆的打量自己,完全不把父亲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曹庸看向刘泽的目光闪过一丝冷厉,仅仅只是一瞬,便被他极快隐藏起来。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