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三中文 > 卷战袍以盖山河 > 第十二章——王令献策(2)

第十二章——王令献策(2)
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
    “布政使?”王令小声嘀咕道,如果知府是市长,那布政使就相当于省长,景国没有行省一级,总共十四个州府由州府衙门管辖治理,为了方便中央对地方的掌控,相邻的几个州府统一由地方布政使管理,除京都府外,景国在西北三州、东北三州、西南三州和东南四府,共设四个布政使司。

    这算得上是封疆大吏啊,难怪曹庸敢怒不敢言,不对啊,他有直接上奏职权,跟皇帝老儿弹劾这个叫刘平山的布政使应该不难,像这种贪污赈灾钱粮的事儿,皇帝老儿肯定是会严办的,不对,他刚才说自己的折子到不了皇帝手里,那就说明这个刘平山的靠山很大,完了完了,我到底要不要蹚这趟浑水?

    曹庸满含期冀地看着王令,希望他能为自己做主。

    王令当然也想到,曹庸这是在指望自己帮他铲除政敌,确切的说是在指望老孙头,他不禁苦笑摇头道:“您千万别对我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,我说了,我只是一个乞丐,至于老孙头那里,我下次见到他以后,定会和他说明情况,只是不过我与他下次相见,不知是什么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曹庸落寞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其实我也不求能扳倒刘平山,曹某为官只求一方百姓的安宁,还请王兄弟教我如何拯救百姓。”说完就要给王令跪下,曹庸坚信孙先生既然把王令留给自己,那他就一定有办法帮到自己。

    王令急忙伸出一只手将他拦了下来,好歹是个五品大官,跪自己一个乞丐像什么样子?

    曹霜絮赶紧扶起自己的父亲,看着王令的眼神又多了一分不满,她不满的理由是,自己的父亲都要跪下求他了,这个无耻乞丐居然还躺在地上,甚至都不打算动用撑着脑袋的另一只手,就这么躺着单手拦了一下,看着就很敷衍。

    王令倒是不在意这些细节,更没看到曹霜絮眼中的怒火,他清了清自己的嗓子,说道:“救济灾民一时容易,想要还他们一世安宁,仅靠钱粮是不够的。”

    曹庸默默点头,竖耳期待王令的指教。

    “若想彻底解决流民问题,供应粮食只能治标,若想治本,就要想办法让这些流民消失。”王令意味深长凝视曹庸的眼睛。

    曹庸吓了一跳,连连摆手:“不可不可!我乃青州的父母官,怎么能屠戮贫苦百姓?这个办法我绝对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王令人傻了,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要杀流民了?

    但转念一想,发现是曹庸误解了自己话里的意思,王令笑道:“曹大人莫要误会,我并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说您有没有想过,让这些流民不再是流民,而是在青州落户的百姓?”

    曹庸恍然,但立即又开始摇头。

    王令当然知道流民落户的困难,根据景国律法,想要在一方落户,必须满足两个条件:第一要有房契,第二则是要按照家里的人口数量,支付一年的人头税。

    流民之所以为流民,就是因为流离失所,有钱的早就跑了,只剩下痛失家园的贫苦百姓,别说置办房产了,一家人都摸不出两个铜板,更别谈交足一年赋税了。

    曹霜絮轻蔑一笑,她还以为王令有什么高招,也不过是个只会纸上谈兵的货色。

    她这么一笑,王令下意识的看了她一眼,知道她为何发笑,但王令并不恼怒,反而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温暖笑容,顿时看得曹霜絮羞愤地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曹庸虽然也觉得王令说的办法不太实际,但还是瞪了女儿一眼,觉得她的行为实在有失礼数。

    王令淡淡一笑,说道:“曹大人,我自是清楚其中的难处,可不代表没办法曲线救国对不对?我保证,只要您有办法照我的意思办,三个月我就让青州城焕然一新,重现安居乐业的太平风景。”

    曹家父女闻言,吃惊的看着他,这个年纪轻轻的乞丐,凭什么有自信夸下海口?

    王令很满意他们脸上的表情,特意摆出一副山人自有妙计的姿态道:“我们先一个一个解决问题,您担心的无非是流民长期聚集在青州,不单单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、物力、财力来稳定民生,还可能会滋生匪患。”

    “唉,确实如此。青州的其他郡县已经有流民落草为寇了,他们肆意打家劫舍,虽然已经派兵镇压,但照这么下去,这样的事还会再度发生,到时好好的青州就得变成匪窝,令我很是头疼。”曹庸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说,让这些来自定州的流民落户青州,是最好的办法,现在朝廷的精力都在关注西北的战事,最多就是为这些流民安排好赈灾的钱粮,您刚才也说了,这些钱粮经过层层剥削,到您手里已经所剩无几了,您还要按着旧时的办法治理灾情的话,按照眼下的局面,也不过是温水煮青蛙,到时候那个什么刘平山,他再参您一个赈灾不力的罪名,再将那些消失的钱粮顺势往您身上一推,您想过后果没有?”王令的目光像两把锐利的刀子,直插进曹庸的心窝。

    曹霜絮银牙紧咬红唇,她仿佛已经看到了曹府被大批官兵抄家,自己则沦为官妓的场景。

    曹庸脸色大变,急切道:“请王令兄弟教我。”

    “想让流民落户其实不难,我知道青州城的南边有一大片荒废的土地,您只需把土地分给流民,他们自会建起属于自己的家,分发农具让他们自行耕种。至于赋税嘛,可以让流民和青州的富商借钱缴纳一年的人头税,而您在中间只需做个保人即可,待来年庄稼收成了,可以让他们用粮食偿还,利息就按三成算,再加上您的面子,相信那些富商会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曹霜絮突然感觉茅塞顿开,但细一琢磨又觉得王令的这个法子好像少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个办法好!这样一来流民落户的问题就解决了,不仅仅解决了,还能壮大青州的实力,让青州富商代为交税,这个点子好,如果按照三成利算,也不怕撬不动他们的钱袋子,但是...”曹庸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王令看曹庸的表情,就知道他在顾虑什么,王令轻笑道:“但是这个政策一旦实施,说起来容易,却有一个前提要得到满足,那就是这些流民能够坚持到丰收之日,即便现在开始撒下种子,也要等到九月底十月初才能收获,这中间五六个月的时间,又该怎么养活这些人?您是想说这个对吧,曹大人?”

    曹庸有些艰难地点了点头,曹霜絮也终于想通,为什么自己觉得王令的办法存在漏洞了,那种不适感就在这里,办法看似可行,但是中间的过渡期该如何解决?

    “正如你所说,谷物的播种到收获,要度过五六个月的时间,在这六个月里可能发生很多事,也许撑不到那个时候,流民就已经全部饿死了,到时候还是一样陷入之前的问题。”曹庸的表情愈发苦涩,本以为已经有了救民良策,没想到卡在了时间上。

    “假如不需要六个月,只用三个月就能收获粮食呢?到时候这些流民不仅不需要救济,还能拿出多余的粮食偿还欠下的赋税。”王令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曹庸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王令故作神秘的笑道:“当然是真的,而且我一个办法,不仅能让那个刘布政使把贪污的青州赈灾钱粮吐出来,还能让他吐的只多不少。”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