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三中文 > 卷战袍以盖山河 > 第十三章——王令献策(3)

第十三章——王令献策(3)
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
    “哦?是什么办法?你快与我说说!”曹庸那张憔悴的脸上,春雨过后的大地重现生机,兴奋的看着王令。

    自曹庸上任青州知府以来,因不愿与刘平山等人同流合污,就一直受对方排挤,在西北三州的官场中惨遭孤立。

    当王令说他有办法要回青州的赈灾钱粮时,曹庸竟然丝毫不觉得他在说大话,反而觉得本该如此。

    他倒不是对王令有信心,而是对老孙头有信心。

    曹庸只是想知道,这个年轻人打算如何向刘平山“讨债”。

    只见王令不紧不慢地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,正是老孙头给他的圆形腰牌。

    曹霜絮好奇地看了一眼,发现王令拿出的是一枚腰牌,表情有些诧异,可当她看到曹庸呆若木鸡的表情时,她愣住了。

    曹庸伸出一双老手,颤颤巍巍地接过这枚令牌,三人中也只有他清楚这个腰牌意味着什么,如果真拿着它去找刘平山,那结果确实就如王令所说,刘平山还给青州的钱粮只多不少。

    将曹庸的神情尽收眼底,王令知道自己赌对了,从曹庸进门到现在所表现出的态度来看,老孙头在景国的身份和地位恐怕不低,但至于有多高,王令就不清楚了,反正不可能是皇帝,这个国家的皇帝姓李他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王令试探着问道:“不知这个小东西,能不能保证青州未来三个月的供给?”

    闻言,曹霜絮紧张地看向自己的父亲,她也很想知道,这个小牌子是否真的有这么大作用,可以让刘平山把吃进肚子的肥肉吐出来。

    盘坐在地上的曹庸就像是丢了魂,喃喃自语道:“能......别说青州了,就算要定州和祁州的份额都调给青州,刘平山也一定会保齐这三个月的......”

    曹庸这话一经出口,两个年轻人的瞳孔猛地一缩,王令是猜到这个令牌可以要回被刘平山贪污的钱粮,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,居然连另外两州的钱粮都能要来。

    曹霜絮一脸震惊的看向王令,除了惊讶这个年轻人的手段,更惊奇他的身份,准确来说应该是老孙头的身份。

    孙启毫......曹霜絮回想起之前听到的老者的名字,她一直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,但始终记不起在哪里听到过,经历了这次的事以后,她决定回去以后好好问一下曹庸。

    不知是惊喜还是惊吓,也许二者都有,总之好一阵才缓过劲的曹庸小心翼翼的道:“能否将这个腰牌暂时交给我?我准备明天亲自去一趟祁州布政使司。”

    王令并不担心曹庸会霸占他的腰牌,关于这位青州知府,王令心里已经有了初步认识,不管是这一路而来听到的事迹,还是今日亲眼得见他的一些作为,都不难看出这是一个心系百姓的好官。

    王令含笑点头,示意曹庸尽管拿去。

    曹庸如释重负地将令牌收进怀里,他恨不得现在就出发,等不及要看刘平山在见到这枚令牌后,脸上表情会是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”曹庸忽然想起了粮食的问题,于是问道:“你刚刚说可以将六个月的产期缩减为三个月,不知要如何才能办到?

    曹霜絮也同样注视着王令,在她看来,将原本六个月成熟的粮食缩减成三个月,无疑是在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但王令脸上那无比自信的表情,令曹霜絮有种奇怪的感觉,仿佛在他们看来最不可能办到的一件事,对这个男人而言,不过是整个计划中最微不足道的一环。

    王令嘴角上扬,缓缓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曹庸长吁了一口气,终于不用继续坐地上了,他也随着王令站起身,顺便伸展一下自己的老腰,老实说让他这个岁数的人一直坐在地上,身子骨是有点顶不住。

    在这对父女疑惑的眼光中,王令一路向门外走去,直到消失在他们视线里。

    院子里摆放着大大小小的土陶水缸以及破旧的瓦罐,等曹庸他们两个跟出来时,正好看到王令兜起衣服的下摆,从最小的那口缸里不停地往外拿东西。

    当他再次回到父女俩面前时,身前已经鼓鼓囊囊装了一兜子。

    曹庸与曹霜絮一脸茫然,不知道他这装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王令兄弟,你这里面是什么东西?”曹庸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王令狡黠地笑了笑,攥着下摆的衣角向前抻展,将里面的东西展示在二人面前。

    那是八九个拳头大小的黄色疙瘩,表皮上沾着泥,但是已经变干了,每一个上面还都长着几株嫩芽。

    曹霜絮只看了一眼便认了出来,不解地看着王令,说道:“这是你前几天掉在我家门口的毒地瓜?”

    “毒地瓜?”王令听到这个名字先是一愣,但随即反应过来,这玩意儿长得确实像地瓜,食用不当也的确会引发强烈的中毒反应。

    想起自己拿给老孙头看时,他也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,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才会被这个世界的人敬而远之。

    但是以后就不同了,他要彻底改变这个东西在这个世界的命运。

    王令解释道:“这东西不叫毒地瓜,在我们那儿它叫土豆。”

    “土豆?”两个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人异口同声道。

    王令伸手拿起一颗土豆,举到自己头前,像是看宝贝一样端详着。

    “没错,这个东西成熟快,方便种植,产量高,是不可多得的好粮食,用来应对饥荒刚刚好。”王令骄傲的向他们介绍土豆的好处。

    曹霜絮也是前些日子,虽然刚认识这个毒地瓜没多久,但也从樱桃那里知道了此物的危害,不免有些担忧道:“可是我听人说这个...土豆吃了会中毒,而且无药可解,轻则上吐下泻,重则至人身亡,你确定真的没问题吗?”

    你们这里的人是专挑发芽的吃是吗?第一个吃土豆的人也太寸了吧!难怪没人种。

    王令决定好好普及一下土豆的知识,清了清嗓子道:“之所以会中毒,那是因为土豆发芽了,发芽的土豆富含一种叫龙葵素的毒素,食用后的确会像你说的那样,土豆之所以会发芽,是因为暴露在阳光之下而导致的。”

    “避免土豆发芽很简单,放在照不到阳光的地方储存即可,最多可以放五个月左右,此物种植起来也容易,只需将发芽的土豆切成块,丢到潮湿松软的土壤中,三个月以后,就可以从地里收获大批的土豆了,这个东西不仅好种还好吃,不管是什么样的菜肴都可以用它来搭配,那味道简直绝了。”

    王令就像一个极力推荐自己产品的卖家,将土豆的种植方法及烹饪手法一一讲述出来,当他讲完以后,曹庸和曹霜絮已经听傻了,他们还是难以相信,人人畏之如虎的毒地瓜,能有王令说得那么好。

    看到二人的表情,王令知道自己要拿出点真本事了,他一副理所应当的使唤起曹庸带来的衙役,叫他们去捡些干柴回来,在院中支起了火,然后挑选出两个没长芽的土豆丢进火里。

    约莫二十分钟后,王令抄出一根木柴,把两个已经烧黑了的土豆扒拉出来,轻轻敲打掉焦黑的外皮,然后小心翼翼的拿起其中一个。

    由于太烫,那颗土豆从入手的一瞬间开始,就在他手里来回跳跃,两条腿也不自觉地协同双手的动作,开始原地高抬腿,嘴里还不停地对着土豆吹气。

    看着王令滑稽的动作,曹霜絮噗嗤一声笑了,她嘴角上扬的美丽弧度,好似勾起两片嫣红的月牙,清秀的脸蛋上露出一丝丝妩媚。

    正上蹿下跳的王令看到这一幕,竟有些痴了,自见到曹霜絮第一面至今,都未曾见过她的笑容,甚至土豆落在了手里,王令都没反应过来,等他感到烫的时候,一只手已经被烫红了,顿时发出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他这一叫,曹霜絮笑得更开心了,就连一直强忍着笑意的曹庸,也憋不住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等王令一番折腾过后,带着那颗土豆来到父女二人面前。

    他轻轻拨开土豆的外皮,瞬间一股浓郁的香味伴随着热气,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“!!!”父女俩同时惊住了,没想到这个土豆能这么香。

    闻着这股香气,曹庸的食指大动,刚要伸手,突然又想起这个东西毒地瓜的名号,伸出一半的右手僵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王令见状,知道他有所顾虑,于是浅咬了一口,结果还是烫着嘴里,口中呼哧呼哧的声音,等他咽下去以后,对着曹庸父女俩摊了摊手,那意思就是再说,我就说吃了没事儿吧。

    曹庸和曹霜絮不确定的互看了一眼,又过了一阵,见王令的的确确像个没事儿人一样,站在他们面前,两人的脸上瞬间由顾虑变成了惊喜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老百姓终于有救了!”曹庸眼含热泪地喊道。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