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三中文 > 卷战袍以盖山河 > 第十四章——论粮价

第十四章——论粮价
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
    当天下午,王令就被曹家父女带回了曹府,曹庸对待他的态度,简直不要太好,不仅亲自搀扶他下马车,还一路喜笑颜开的牵着他走进曹府,曹霜絮则笑吟吟地跟在他们身后,曹府门前路过的老百姓看到这一幕,全都一脸懵圈。

    都知道知府大人爱民如子,但那是儿子的子,不是老子的子啊,对一个乞丐都能像自己亲爹一样,怪不得大家都夸曹大人好哇!

    今天负责值班的门房也看懵了,老爷这是领了个什么玩意儿回来?这不就是前不久被大小姐打了二十棍的臭乞丐吗?怎么老爷对他这么好了!

    曹庸牵着王令路过门口时,左右门房连忙躬身行礼,大气都不敢喘一下。

    曹府的下人们早就传开了,说有个狠人前些天打了当值的门房,结果那两个门房各挨了五十棍,只留了半条命。

    而那个狠人却只是挨了二十棍,还是因为调戏了大小姐,动手打人的事儿半点没追究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还打伤了三个家丁翻墙跑了,本以为老爷这趟出门是给大小姐出气去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啊没想到,人家不但好好的,还跟老爷手拉手回来了!

    两个门房面上一如平常,心里却已经炸开锅了。

    跪伏在路边的乞丐们,远远地看到这一幕后则开始憧憬,是不是我也能到曹府去坐坐?有些人想着想着不禁开始飘了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乞丐,眼珠子滴溜溜转动两圈,然后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他自信地站起身,接着假模假式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破烂的衣衫,然后高昂着头颅,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,径直向着曹府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“诶诶诶,你干什么?这是你能随便进的地方吗!”当这个乞丐走到曹府门口时,其中一个门房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嘿!吓了你的狗眼!没看到你们家老爷对我们都是毕恭毕敬的嘛?你敢拦我,信不信让他打断你的狗腿?!”那个乞丐嚣张地甩了甩额前散乱头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!”两个门房怒了,但是想到大小姐才训斥过他们,不要“仗势欺人”,想起之前那两个家丁的下场,他们只能强压住怒火。

    这时,樱桃听到动静从内院走了出来,一出现便说道:“吵什么吵?是不是也想吃棍子了?”

    两名下人委屈地说道:“樱桃姐,这个人非要往里闯,我们...”,说完两人同时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见曹府里走出来的是个小丫环,长得还这么清秀可人,带着一点俏皮,那个乞丐的脸上露出淫邪的笑容,抹了一把口水说道:“小丫头,你也知道,曹大人对我们那是好得很呐,你还不快快迎我进去,好酒好菜招待着?”

    樱桃看着他的淫笑,心里不由得生起一股恶寒,肚子里一阵恶心,可自从前阵子王令在曹府闹了那么一出,她也不好做主,于是撇了一眼对方,对着两个门房冷冷说道:“你们在这儿等着,我去请示小姐。”

    说完立马回去了,感觉再多留一秒自己就要吐了。

    “哼哼,看到了吗?说不准一会儿,你们老爷就要亲自出来迎接我,当心我告诉他,你们是如何刁难我的,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!”乞丐嚣张说道。

    两个门房是敢怒不敢言,只能恶狠狠地瞪着他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樱桃去而复返,对着两个门房甩下一句话,就又走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说了,直接打跑便是。”

    乞丐傻戳戳地站在原地,一脸的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那两个门房收到指示,瞬间气势拔高不少,抄起门口的长棍,冲着乞丐抡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毕恭毕敬啊!”

    “好酒好菜啊!”

    “让我们吃不了兜着走啊!”

    “别别,求你们别打了,我不敢了,不敢了还不行吗?放过我吧,我再也不敢了!”

    惨叫声此起彼伏,高潮不断。

    王令正站在前厅喝茶,他倒是想坐,然而屁股不允许,忽闻不知何处飘来一阵的惨叫声,王令疑惑道:“哪来的惨叫声,叫得这么凄惨?”

    曹庸也有些不解,看向女儿。

    曹霜絮见他俩都看自己,不由有些嗔怒道:“还不是你惹出来的?自从你来曹府闹了两回,现在什么人都想进来闯闯,刚才听樱桃说有个狂徒闯门,被门房拦在外面,态度嚣张无礼,我就叫下人教训了一下,也好杀鸡儆猴。”

    说完,曹霜絮饶有兴趣地盯着王令的脸看。

    王令嘴角向上一阵拉扯,有些尴尬的笑道:“哈哈,像这种大胆狂徒,就应该好好教训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就怕有人不仅皮糙肉厚,还能若无其事的喝茶。”曹霜絮调笑道。

    王令只能装作没听懂,站在一旁干笑。

    曹庸在此之前,已经听说过了不少关于他二人的事,知道俩人有过节,一时也不知道该帮谁,求生欲较强的他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三个人就这么沉默了一阵,直到王令手里的茶盏都空了,也站得有些累了,终于还是选择了坐下,但也只敢用完好的部分侧着坐。

    “曹大人准备何时开始,调动流民开垦荒地?”王令关切道。

    王令的计划看似容易,但也并非说做就做的,还需要一定的统筹安排,分发的农具需要统一调配,政令的传达需要时间,粮食也需要详细规划使用,这些都需要时间,并且要下达到各个郡县衙门。

    曹庸想了想说道:“我明日会启程去一趟祁州,向刘平山要钱要粮,出发之前会将所有事项安排妥当。”

    王令点点头,时间越快越好,晚一天就不知道要饿死多少人。

    “那就有劳曹大人了,为了黎民百姓,还需要您统筹全局。”王令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曹霜絮忽然开口:“眼下还有一事,我想向王...公子讨教。”公子两个字在她嘴里拗了半天才说出口。

    王令愣了下,前两天又大又杀的,张口无耻闭口下流,突然改叫公子,他还有点儿不适应。

    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,王令正色道:“大小姐但说无妨,不用和我客气。”

    曹霜絮先是忐忑的看了一眼曹庸,随后才对王令说道:“为了能够赈济灾情,让流民吃上饭,父亲对粮商下令降低粮价,由原先的一斗米三十文,降到了一斗米二十文,结果青州的饥荒非但没有好转,反而越来越糟,不要说外来的流民了,就连本地的百姓想买米都不太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王令从曹霜絮的目光中看出,她自己是知道问题出在何处的,但是碍于曹庸没办法直言罢了。

    想必是想通过我的口,说出她想要说的话吧,这小妮子心思倒是挺细腻,还知道顾及老父亲的脸面。

    上一世,作为华夏生长的儿郎,王令自然知道那片土地的先辈,为了一口吃的都付出过怎样的努力,也了解先人们过去走过多少弯路,所以很清楚曹霜絮想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曹庸固然是个爱民如子的好官,但是不得不承认,他做事过于直接了一些,远没有他这个女儿心思缜密。

    王令转而看向曹庸,笑道:“调控粮价固然出于好心,但却容易好心办了错事。”

    曹庸愕然道:“此话何解?”

    王令解释道:“曹大人此举虽然利民,却损害了商人的利益,虽然朝廷向西北调拨了不少粮食,但是真正使粮食流动通畅的,还是那些商人,只有商人无时无刻不在走运粮食,才能保证各地有粮可依,商人毕竟是趋利,大人一味的打压粮价,商人们看到无利可图,自然就不会浪费人力物力,做这赔本的买卖了。”

    曹庸经他这么一点拨,顿时明白了过来,可他又有些愤恨道:“可我也不能眼看着那些商人哄抬粮价啊!”

    曹霜絮无奈地摇了摇头,王令则笑道:“遏制粮价暴涨,不让无良商人发国难财,这是对的,但也不能矫枉过正,现在粮价被您压得远低于正常价格,谁还会运量到青州呢?”

    曹庸如醍醐灌顶一般,幡然醒悟,用手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,懊悔自己错误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多谢......”正当曹庸准备站起来,对王令表示感谢时,门外传来一道高昂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大不了就让他们关门,几个下贱的商户也敢与官作对,真是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王令挑了挑眉,心说这是哪个不知死活的,不但在知府宅邸内大声喧哗,还敢口出狂言。

    曹氏父女俩听到这个声音,双双皱眉,尤其是曹霜絮,眼神中的憎恶流露在外,以至于王令都不由得对说话之人感到好奇。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