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三中文 > 卷战袍以盖山河 > 第十六章——你骂得挺爽啊!

第十六章——你骂得挺爽啊!
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
    所有人都呆住了,包括离得最近的王令,全都张大了嘴巴,难以置信地看着曹霜絮。

    昔日知书达理,玉软花柔的曹家大小姐,居然也会动手打人了!

    “霜絮妹妹,你这是为何?我不过是叫厄难大师驱逐一个乞丐罢了,何至于动手?”刘泽皱眉道。

    曹霜絮转过头,凌厉目光直视刘泽的眼睛,斥责道:“刘公子,你是布政使大人的公子不假,但这是曹府,这位王先生不是你口中的低贱之人,他是我曹府的客人,你无故驱赶我府上的客人,未免也太过跋扈了些!”

    王令瞟了一眼曹霜絮,感觉她整个人看上去,更顺眼了些。

    这丫头不仅为我出头打了人,还怒怼了布政使家公子,卧槽!仗义啊!

    “客人?”,刘泽见曹霜絮似是动了真怒,他突然冷静了不少,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颇有些不妥,转而看向王令,却怎么看都是一个乞丐,乞丐凭什么做得曹府的客人?

    刘泽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问题,他想了想,斜眼看向王令道:“这位兄台虽形似乞丐,但既然能被曹叔叔奉为上宾,想必有什么过人之处,可否转过身来,让刘某见一见阁下的尊容?”

    王令感受到,原本集中在曹霜絮身上的目光,在刘泽话音落下后,全部转嫁到了自己身上,心想终究是躲不过去,倒不是他害怕面对刘泽,两人并无交集,自然没什么可怕的。

    他只是单纯觉得屁股疼,不想动弹。

    暗自叹了一口气,王令撑起两边的扶手,艰难地转过身,使自己的脸面向刘泽。

    王令拱了拱手,嬉笑道:“刘公子莫要见怪,小人只是屁股上有伤,不便转身,所以才一直保持刚才那个姿势,正如您所见,小人的确就是个乞丐,只不过曹大人看小人可怜,才将小人带回府上养伤。”

    刘泽本以为这个乞丐有什么特殊身份,没想到还真就是个乞丐,原本压制下去的怒火再次爆开,刘泽怒斥道:“区区一个贱民,也配在知府宅邸安养?还不快滚!”

    曹庸冷眉一横道:“刘贤侄,你未免管得也太宽了一些。”他的目光直视刘泽,若刘泽再敢多说一句逾越的话,那就说不得是谁被赶出曹府了。

    面对曹庸温怒的目光,刘泽一时语塞,突然,他身旁的那个小厮凑到他的耳边,嘀嘀咕咕不知在说什么,刘泽听完后脸色大变,怒目圆睁地看向王令道:“原来你就是那个轻薄霜絮妹妹的小贼,怪我眼拙竟然没认出来,好啊!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,也不用四处寻你了。”

    王令突然想起,老孙头说过有两伙人在找他,其中一伙是曹家人,而另一伙他一直没想明白是谁,这下终于知道了,原来就是这货。

    可我也没得罪他啊,找我作甚?

    等等......他刚才开口就提白云寺的事儿,还一口一个霜絮妹妹,该不会是姓曹那丫头的追求者吧!卧槽,从刚才曹家小姐就一直跟我眼神交流,然后又替我出头打了大和尚,怪不得这货一直针对我!

    王令扯了扯嘴角,强颜欢笑道:“那次是误会,如今我和曹小姐已经达成和解了,我说的对吧,曹小姐?”

    曹霜絮本来都已经忘记白云寺那件尴尬事了,如今忽然提及此事,顿时羞恼,面对王令求助的目光,她冷哼一声撇过头去,不作回应。

    我丢,姑奶奶,现在可不是使性子的时候啊!

    一旁的曹庸见状,赶忙出来救场,说道:“此事本官已经查明,当日却有误会,小女虽然吃了亏,但王令小友也挨了二十棍,伤势你们也看到了,他已经为自己的过失付出了代价,小女与本官都决定不再追究此事,贤侄你就不必多管了。”

    刘泽哪管什么误会不误会的,他在意的是王令的的确确触碰了曹霜絮的身子,这是他不能容忍的,又怎会因为曹庸的几句话而善罢甘休?

    只不过眼下是在曹府,确实不好为难王令,于是刘泽想了个办法,既然在曹府不好弄你,那我就让你离开曹府!

    “既然曹叔叔都这么说了,我也就不过多为难他了,但是曹叔叔,这个人轻薄霜絮妹妹这件事,知道的人不在少数,若是留在府上恐有不便,于霜絮妹妹的清誉有损,要小侄说,最好还是让他离开曹府,您以为呢?”

    曹霜絮一惊,她突然也意识到了,刘泽说的不无道理,前几日刚轻薄了自己,然后曹府满城找人,接着就成了曹府的座上宾,虽然两人身份悬殊不太可能,但这怎么看都有要招婿的意思,曹霜絮的脸色变得不太好看了,她紧咬红唇,内心开始纠结。

    王令注意到了她的变化,立即就想通,这涉及到一个女人的声誉。

    曹庸目光一凛,严声道:“你一再干涉我曹府的家事,也太不把我这个青州知府放在眼里了,我既然说此事已经揭过,就不在乎外界的闲言碎语。”

    刘泽得意地看了一眼脸色难看的曹霜絮,然后对曹庸笑道:“曹叔叔宽宏大量不假,但不意味着,霜絮妹妹也同样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曹霜絮想反驳她,可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曹庸见女儿既羞愤又挣扎的模样,立即咬牙说道:“只要此事我曹府不宣扬出去,谁又能知道?”

    刘泽惊疑不定,这老东西竟甘冒女儿声誉受损的风险,也要留住这个乞丐。

    是他知道这人离开曹府后必会被我带走,所以想要保护他?还是说只是单纯的想跟我刘家唱反调?

    又或许两者都有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刘泽略有深意的回道:“小侄当然不会是背后嚼舌头的人,但俗话说得好,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谁也不能保证,明日青州城的茶坊酒肆,会不会就有哪个消息灵通四处宣扬,劝曹叔叔还是不要一意孤行,多为您女儿的声誉着想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曹庸气急,拍桌子站了起来,怒视刘泽。

    曹霜絮清楚,王令刚刚解决了曹庸的烦恼,为青州的数十万流民指明了道路,父亲定然不会过河拆桥出卖王令,她自己当然也做不出这种事来。

    可是一想到自己的还是个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,声誉即将毁于一旦,曹霜絮黯然地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王令轻叹一声,站了出来,曹霜絮抬起头,与曹永等人一起愕然的看着他走到正中央。

    “刘公子说得没错,事关曹小姐声誉,我的确不方便留在曹府,感谢曹大人和曹小姐不计前嫌,收留了我,我这就离去。”王令对曹庸拱手一拜,行了晚辈礼准备离去。

    刘泽轻蔑地瞥了一眼王令,而后收回目光,在王令转身离去时,刘泽忽然说道:“既然你如此识趣,我也就不为难你了,免得旁人知道了,以为我故意刁难一个乞丐,传出去也不好听,那就请你立即滚出曹府吧。”

    王令回首对他说道:“刘公子果然大人有大量,不愧是咱们西北三州有名的俊杰,不劳刘公子提醒,我这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滚!”刘泽冷声道。

    王令闻言先是一愣,随即沉默了半晌,连累别人绝不是他的本意,反正随老孙头乞讨的这几个月,也没少向人低头卖贱,索性就忍他这一次。

    王令默默弯下了腰,看样子是真的打算滚出曹府。

    曹霜絮面露不忍,娇斥道:“刘泽!你不要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刘泽轻摇折扇道:“怎么?霜絮妹妹觉得我欺负他了,莫不是你真的对一个乞丐有意?”

    “我...我只是看不惯你的行径,人都是有尊严的,就算是乞丐也不例外!”曹霜絮义正言辞。

    刘泽不屑道:“你觉得我在欺负他?要我说这些贱民,根本不值得同情,每日浪费多少粮食?倒不如拿去喂养猪狗,还能保得咱们青州百姓有口肉吃,至于这些低贱的乞丐,死多少都不足惜,贱民终究是贱民。”

    曹庸对刘泽的忍耐已经到极限了,决定要好好训斥一下刘泽。

    可当曹庸正要开口时,一个声音抢先响起。

    “一口一个贱民,没完没了的,你骂得挺爽啊!”

    众人皆惊,目光顺着声音的方向寻去,看到了一个孤独的背影。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