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三中文 > 卷战袍以盖山河 > 第十八章——羞愤的曹霜絮

第十八章——羞愤的曹霜絮
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
    春风扶柳,绿意蒙蒙,王令坐在江边,看着成群的野鸭在江面上扑腾,心神一阵荡漾。

    距离刘泽狼狈滚出曹府,已经过去了七天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再没有曾经的邋遢,身上干干净净的,剑眉星目,红唇皓齿,褪去那身乞丐服,换上了一袭黑衣,青色的丝带,将他那散乱的头发束成一个马尾,额头的两缕青发自然垂落,怎么看都是个俊朗的少年郎

    在曹府的打斗,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,第一次认真出手,除了有意隐藏自己的实力外,主要还是因为以前遇到的都是普通人,自他入部队以来,就懂得不能对普通人出手的铁律,长期以来已经形成了习惯,即便是对战那头野猪时,他都未曾这般较真过。

    那日刘泽滚出了曹府,后来就再也没闹出动静,想必是当日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,还没缓过来。

    曹庸为避免刘平山的报复,晚饭都没来得及吃,连夜带着那枚腰牌去了祁州,走之前他按照王令的吩咐,调动大量城兵和衙役,甚至动用了曹府半数的家丁,去了王令所说的那片花田,而且还不只是王令说的那一片地,他们还发现了不少散落在山间的土豆花,挖出了大量的土豆。

    曹庸到了祁州布政使司后,顺利带回了原本属于青州的赈灾钱粮,甚至还多了不少,足够青州撑过三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据曹庸描述,他刚见到刘平山时,对方不但刻意冷落他,还时不时用言语敲打威胁他,可是当他拿出那枚腰牌时,刘平山整个人换了一种态度,哪怕他主动坦白了王令暴打刘泽的事,都没能在刘平山的表情上捕捉到一丝怒意。

    老孙头到底是什么人?就算是那个什么宁王,要是打了曹霜絮,估计曹庸也要愤怒不已,可是一向爱子如命的刘平山,居然隐忍到了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王令想不出头绪,就打算找个机会问问曹庸,这两天曹庸太忙了,忙着用自己教他的方法,指导流民开垦荒地种土豆,甚至命人在现场搭了一个草棚,都好几天没回曹府住了。

    这老小子,就不担心我把他如花似玉的闺女非礼了?这么放心我吗?我好歹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啊。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王令有些不忿地往江里扔了块石头。

    忽闻身后传来轻缓的脚步声,他也不回头看人,直接对身后说道:“他醒了吗?”

    “醒了,还说要见你。”曹霜絮走到他身旁,窈窕挺立,论容貌和气质绝对是祸水级的,但王令始终忘不掉她掌掴厄难时的凶狠模样,若是真娶回家做老婆。。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春风吹得有些微寒,还是其他原因,王令打了个寒颤,他站起身,谨慎小心地用手掸了掸屁股上的尘土。

    时隔七天,他屁股上的伤虽然好了许多,但还是有些吃痛,虽然那日对战厄难看似无碍,却不过是怒意和战意压盖了疼痛,而不是他不怕疼。

    曹霜絮倒是有些讶异地看着他,讥讽道:“能让刘泽连滚带爬地滚出曹府,还以为是多狠的人,原来也这般怕疼。”

    王令白了她一眼道:“拜托,你打我打得有多狠,别人不知道,你还不清楚吗?要不我给你看看我屁股上的肉,现在都还烂着呢。”说着他就要脱裤子,证明给曹霜絮看看。

    曹霜絮红着脸轻啐了一口,骂道:“无耻!”说罢,转身向着自家马车走去。

    “哼!”王令在曹霜絮身后,得意的露出胜利者的笑容,而后急忙跟了上去,快步走到曹霜絮身旁,与她肩并肩走在一起,脸上挂着浪荡不羁的微笑。

    曹霜絮偷偷地侧目看了他一眼,虽然不是那种俊俏到令人眼前一亮的脸,但却实为耐看,愈发觉着顺眼。

    结果王令突然转头看向她,说道:“我脸上有脏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曹霜絮急忙尴尬地把脸摆正,脸颊有些发烫,小声说道:“没脏东西,我就是想到你好像说你是越国的军人,你既然有这么好的身手,要不要考虑考虑为我大景效力?景国眼下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才。”

    王令怔了怔,那天为了解释自己的身份,他只能拿出和老孙头说的那套,说自己是已经亡国的越国人,而那个龙焱特战队,是越国不与外人说的隐藏部队。

    为了坐实自己的身份,他甚至根据曹庸的一份抵报,分析起了战局,言明景军接连吃败仗的原因,同时给出了自己独道见解。

    王令认为晋军善骑,景军不该在开阔的平原地区,以骑兵与晋军对冲,而是应该集中兵力退守城池要塞,将主要兵力分布在武阳、北陵、天水三道关隘,有效消磨敌人的攻势和锐气,晋军远道而来,时间拖得越久,就越容易疲惫懈怠,届时人困马乏,敌军必会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当时听得曹庸和曹霜絮这对父女瞠目结舌,完全说不出话来,曹庸更是连连称呼王令是个不可多得的将才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今天这个丫头忽然又提起此事,主动提出让他为景国效命。

    王令倒不是抵触,只是单纯觉得对景国并无归属感,他对这个国家没有信仰。

    让一个军人毫无信念地走上战场,是军人的悲哀,因为即便战斗到最后一滴血流干的那一刻,他都不知道自己在为何而战。

    王令摇了摇头,苦笑道:“我目前并无此意。”然后他便沉默了,没有再多说其他。

    曹霜絮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唐突,人家刚亡了国,或许还没从亡国的悲痛中彻底走出来,自己就让他为景国而战,于情于理都不太容易被接受,拒绝也是应当的。

    真是有些可惜,此人虽然乖张跳脱,还有些无耻,但确实是个头脑清晰,有勇有谋的文武全才。

    与曹庸不同,曹霜絮始终认为,当初破庙中的救世良策,就出自王令自己,而非那个什么孙先生所传授给他的,她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观点,但是曹霜絮的直觉告诉她,事实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两人一同上了车,王令很自然地跟在曹霜絮的身后钻入了车厢,曹霜絮本要开口轰他出去,可想了想王令的屁股有伤,自己的车厢内又刚好有软垫,再看王令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,默默地把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两个人突然都不说话了,车厢内气氛变得有些尴尬,曹霜絮就想找个话题,于是她问道:“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吗?我是说,你总要找一件事做,我可以叫我爹给你在衙门安排个差事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王令有些诧异,这丫头怎么突然对我这么上心了?王令肯定不觉得对方是对他有什么别样的心思,毕竟这么多天接触下来,他也多少了解了些曹霜絮的性子。

    抛开绝美的外表不谈,这是一个面冷心热的女子,平时看着端庄贤淑,实则性情刚烈,她善良勇敢,心思缜密,不同于这个时代其他女子的守旧,敢于做自己认为对的事,待人亲和的同时,却又时刻与人保持一定距离,刀子嘴豆腐心,要说真有什么毛病,可能就是当初打自己时那股子狠劲吧,真是半点不退让。

    王令说道:“倒也不是不行,那就拜托大小姐,等曹大人回来以后,替我说说好话,安排我个差事什么的,也让我能在景国混口饭吃。”

    曹霜絮见王令这么痛快就答应了,嫣然一笑道:“你放心,我一定向爹爹给你要个好差事!”

    她这一笑真是要人命,仿若春风中摇摇荡荡的花朵,又如冬日里的暖阳温暖人心,特别是当这个笑容近在眼前时,杀伤力惊人,以至于王令整个人都看呆了。

    “嗯?王令你怎么了?”曹霜絮看着似呆似傻的王令,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王令回过神,笑道:“大小姐,以后能不能保持你的高冷,不要轻易绽放笑颜?”

    曹霜絮疑惑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王令调笑道:“因为你的笑颜太过美好,简直是这世间最美的风景,让人看了以后,魂魄都要随你而去,我也是为天下男人的安危着想。”

    曹霜絮没想到他竟然说这些,瞬间就从脖子到耳后根红了一片,她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对她说这种话,感到羞愤的同时,心脏狂跳,不知如何应对这种情况的曹霜絮,两只粉嫩小拳如雨点一般打在王令身上,将他赶到了车厢外,与马夫同席去了。

    “哟,大哥,外面风景不错哈。”王令揉了揉刚刚遭受重创的肩膀道。

    马夫爽朗笑道:“那是!这可是最好的位置!”刚才车厢里的动静他全听进去了,但又很识趣没有去提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车头一路吹牛打屁,直到吹得口干舌燥,终于又回到了曹府。

    “到家了,曹大小姐下车吧!”王令喊道。

    随后,曹霜絮从车内走了出来,马夫取来马镫,王令怕她摔倒,主动要扶她下来,然而曹霜絮却冷着脸,自顾自地踩着马镫走了下来,然后头也不回地走近曹府。

    王令和马夫对视一眼,尴尬的笑了笑,他们谁也没说话,相互之间给彼此投递了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。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