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三中文 > 卷战袍以盖山河 > 第二十二章——欺凌弱小

第二十二章——欺凌弱小
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
    又过了好一会儿,直到曹霜絮的情绪平复下来以后,她才找了个话题借此缓解车内的尴尬氛围,说道:“你去了那么久,父亲可是遇到了什么难题?”

    王令整理下语言,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曹霜絮听完后长吁了一口气道:“没想到解毒的竟是这般耸人倒胃的腌臜玩意儿,我倒是听说过民间有以秽物催吐的土法子,另外你刚才说的那件事,我与你看法一致,只是不知道抓不抓得到他们。”

    王令自信道:“一会儿就能见分晓了。”

    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,从怀里掏出两个用纸包好的馒头,伸手递给了曹霜絮。

    “想着你应该饿了,我就拿了两个给你送过来。”王令道。

    曹霜絮怔在座位上,看了看那两个还在冒着热气的馒头,又看了看王令,不经意间瞟到他没来得及掩好的衣口,隐约瞧见被烫得有些发红的胸膛。

    曹霜絮的耳根子瞬间红了,去拿馒头的那只手有些轻微地颤抖,眼神也有些躲闪,不自觉地埋下了头,撕下一小片馒头放进樱桃小口中,细细咀嚼却好似有些心不在焉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王令对曹霜絮的异样毫无察觉,他抓住车帘的一角掀开一道缝,注视着那些领粥的穷苦百姓。

    田地里四个身材迥异的男子,正捧着手里的白粥畅饮,周围坐满了穿着破旧如同乞丐的流民,但只有这四人周边空出了一片地方,似乎大家都在有意和这四个人保持着距离。

    四人的眼睛在周边的流民当中游走,像是在寻找什么,直到其中一人的目光落在一对可怜的母女身上,对其余三人使了个眼色,三人立即看了过去,其中一个长得獐头鼠目留着一撮小胡子的瘦高男子咧嘴一笑,起身朝着那对母女走了过去,其余几人也跟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有人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,侧过身子佯装看不见,也有人咬着牙捏紧了拳头,刚想坐起来却被身边的同伴又按了回去。

    那个母亲见四人朝着自己走来,脸色大变,飞快地将手里的粥灌进了小女孩的口中,孩子被母亲突如其来的举动呛的吐了两口,母亲却还是不管不顾,甚至用手把女孩吐到下巴上的米又送了回去。

    四人来到母女二人面前,小胡子看着仅剩几粒白米的空碗脸色一沉,看了身后的三人一眼,三人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,抓起女人的头发将母女二人分开,其中一人不知从哪掏出一把匕首,架在了女孩的脖子上,对女人说道:“你应该知道叫出来是什么后果,如果不想你女儿没命的话,最好不要发出声音。”

    刚打算呼喊救命女人眼里淌着泪水,立马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拼命摇头,表示自己绝不出声。

    小胡子蹲在地上,确保自己不被发现,看了一圈蠢蠢欲动的流民,耍弄了几下手里的匕首,沉声说道:“你们谁要是敢多管闲事,可以上来试试,谁要是敢报官,我就抹了这死丫头的脖子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被吓得泪流满面,她的嘴巴被人用手捂住,发出一阵呜呜的微弱声响,周围的人全都将头转向别处,即便有几个愤愤不平的想要站出来,却也顾忌小女孩的安危不敢出手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四周,小胡子相中了远处的小树林,对那个按着女人的兄弟说道:“带到那片树林去,既然吃不到粥,兄弟们开开荤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四人同时露出一抹淫笑,抓着女人的头发就往树林方向走去,女人被拖拽在地上,双脚死死抓着地面,想要做最后的挣扎,然而她毕竟是个柔弱的女子,根本抵不过男人的力气,终究还是被拖出两道沟渠,也没能阻止被带走的命运。

    “这娘们儿还挺倔,不过我就喜欢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会儿大哥先来,我们三个老规矩,看谁尿得远排顺序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没意见,就你俩那玩意儿,怕是给你们一阵风都不见得有我远。”

    小胡子冷哼道:“妈的,发那点粮食够谁吃的?肚子都不给咱填饱,还想使唤哥几个种地,真他妈脑子有病,不过也多亏了官府把这么多老弱病残集中在一起,想吃口饱饭也没那么难,等玩完了这娘们,咱们去西边看看去,那边的放饭时间应该也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突然一只大手落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小胡子还想往前走两步,却发现自己的身子竟然无法挪动半分,他觉察不对,立即掏出匕首向身后刺了出去,结果还没刺到对方的身前,就被另一只手钳住手腕。

    他终于有机会看清对方的长相,竟是一个如黑塔一般高大健壮的男人。

    大武手上稍微一用力,小胡子的匕首立马脱落,直挺挺地插进了地里。

    “啊!疼疼疼!快来帮忙啊!”小胡子吃痛大叫道。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三个听到他的叫声,立马回头,发现老大被人制住,三人撇下那个女人,朝着大武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武攥着小胡子的手腕,猛地一发力,竟直接将人甩了出去,当场砸翻两人,剩下一人被吓傻了,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大武快速助跑飞身膝顶,那人胸口如同被重锤击中,生生飞出三米远,率先失去了战斗能力。

    其余三人挣扎着站了起来,瞧见被大武顶飞那个兄弟,如同死狗一样倒在地上抽搐不止,两腿不受控制地打颤,其中一人更是刚站起就瘫坐在地上,嘴里呜哇呜哇乱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好汉饶命!好汉饶命!我等兄弟不知哪里得罪了您,还请您高抬贵手饶我们一命,我可以把这个女人让给您,求您放过我吧!”小胡子说着便将那个女人抓到身旁。

    此时女人的心中充满了绝望,她其实也被大武吓坏了,趴在地上瑟瑟发抖,先前被撞飞那人现在还吐着血沫子倒在旁边,而她只是个弱女子,又怎能不胆怯。

    大武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,便将目光挪开,对着小胡子问道:“这几日是不是你一直在抢人家的粮食,四处欺负人?”

    “小的一时鬼迷心窍,再也不敢了,求好汉放过!”小胡子不敢隐瞒,跪在地上连连磕头。

    大武懒得与他废话,直接伸手将他拎了起来,对另外两个人说道:“你们带着地上那个,跟我一起回去见我家老爷。”

    走了两步,他又站住了,对身后的妇人说道:“小娘子不要害怕,我是知府大人府上的护院,你随我一起来做个佐证,证明就是这四个杂碎强抢了你们的粮食,还企图强占你,你放心,我家老爷定会还你一个公道,狠狠惩治这四人。”

    女人这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,急忙跪在地上叩头:“谢壮士救命之恩,谢知府大人为民女做主!”

    等她抬起头时,发现大武已经走出老远,她愣了愣,又急忙起身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王令坐在马车中,等待着曹庸那边的消息,在他发现中毒者都是老弱妇孺后,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,明明官府每日都有发放白粥和馒头,也已告知流民,拿给他们的发芽土豆是有毒的,为何还会甘冒风险土豆充饥?

    那只有一种可能,就是他们太饿了。

    由此王令猜出,可能流民当中有人在抢别人的粮食,这在他和老孙头来青州的路上经常能见到,被抢者大多都是没有反抗能力的人。

    王令将这个猜想告诉曹庸后,曹庸立即安排人手乔庄成流民的装扮,特意选择晚饭时间散落在各处,目的就是为了找出这伙强盗。

    为了不被察觉,撒出去的官兵和衙役只有20人不到,为了增添人手,王令将大武和老吴也撒了出去,如今车上只剩下他和曹霜絮两人,他俩都在等待曹庸的消息,期盼着结果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令哥儿,令哥儿!”大武宏亮的嗓音从车外传来。

    王令与曹霜絮对视一眼,而后猛地将车帘掀开道:“抓到了?”

    大武一脸得意的道:“我大武办事,必须手到擒来,人已经送到老爷的棚屋里了,老爷现在正审着呢,他叫我来请你过去!”

    “走,带我过去。”王令从车厢里直接跳下了马车,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,他最痛恨地就是欺压弱小的恶人,险些害死七条人命,更是罪大恶极,他的脸上带着一丝狠戾。

    他转头对着车里的曹霜絮说道:“曹小姐,外面太乱了,你就待在车里吧,我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曹霜絮见王令居然又想把自己一个人撇在车上,心道,这个家伙怎么总是自作主张,我的去留何时要他来做主,偏偏之前我还真就听了他的话,再这么下去让他养成了习惯,我岂不是要任他拿捏?

    就在他俩准备离去之时,曹霜絮也跳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两人疑惑地转过身,看向曹霜絮,王令道:“你下车干嘛?”

    曹霜絮面露不悦,冷声道:“我凭什么不能下来?我也要随你们过去。”

    王令沉默了片刻,还是点了头,然后转头便跟着大武急匆匆离去,曹霜絮见状匆忙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她就感觉有些不对,自己刚才为什么要等他点头?他不点头我就不能自己过去吗?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