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三中文 > 卷战袍以盖山河 > 第二十三章——曹大人操劳政务

第二十三章——曹大人操劳政务
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
    黑脸男子痛苦地扶着自己的手,手指已经成九十度向后弯曲,旁人光是看着就觉得疼,偏偏王令只是冷漠地看了一眼,便不再管他,转而走向小胡子右侧的男人。

    这个人一只眼戴着眼罩,另外一只眼惊恐地看着王令来到自己面前,他想要后退,离王令远远的,可是他的腿却一直在打抖,使不上半点力气,身子不自觉地向后仰,尽可能做到远离。

    “呶,你也看到了,我说过我这人没有耐性,所以希望接下来问你的问题,你可以快速回答我,我这人没别的,就是心软,见不得这么残忍的场面,你可一定要好好作答,听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独眼男疯狂点头,不敢有一丝犹豫。

    王令满意地笑了笑道:“三餐都吃了吗?”

    “吃了吃了吃了!”独眼男一连回复了三遍,而后胆怯地看向王令,见他笑面如春,并没打算对自己出手,知道自己似乎逃过了这一劫,他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每餐吃几碗?”王令突然用极快的语速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独眼男愣住了,紧接着他意识到不妙,恐惧瞬间爬满了他的脸。

    下一秒,又是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,这次是四指同时被掰断,角度和方向与黑脸男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“。。。”众人全都有些呆住了,不明白这是哪门子的审讯,这两个人太惨了,十指连心,平白无故遭这么大罪,看王令的眼神不由得产生了畏惧之感。

    同时这些苦命的百姓又感到十分痛快,他们本就对四人的行为深恶痛绝,但害怕对方报复,所以才一直忍受,如今见到这个年轻人如此狠辣,也算是替他们出了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本以为王令做的已经够绝了,没成想更绝的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他走到那个躺在地上的面前,这次问都不问,直接蹲下身子拿起那个人的手,一根一根的把那人十指全部掰断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每掰断一根手指头,都会伴随一声凄厉的惨叫,有些孩子听到这些叫声,吓得抱紧了身边大人,怯懦地将头埋进父母的怀里。

    而王令却只是轻描淡写道:“看你这样子也说不出话,就不跟你走流程了,直接快进到最后一步,我还是很顾及你的感受的吧?”

    一时间草棚内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此起彼伏,听得吃瓜群众的心里一阵胆寒。

    眼下就只剩下小胡子跪在中间瑟瑟发抖,两边的惨况吓得他牙齿都在打颤,

    王令来到他面前道:“你可是最后一根独苗了,可要想清楚以后再回答。”

    小胡子颤颤巍巍地说道:“大人饶命,大人饶命啊!”

    王令冷漠地注视着他:“那些被你抢走口粮的老弱妇孺,也跟你求饶过,你给过他们机会吗?”

    原本看着王令如此凶狠,还有些皱眉的曹庸父女二人,听到他这句话后,脸上的不适感荡然无存,甚至恨不得拍手叫好,但两位毕竟是有涵养的人,并没有真的鼓掌,只是各自的表情都舒展了许多,眼中带着一丝畅意地注视着王令的举动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小胡子的中指和无名指被折断,整个人蜷缩在地上,加入到了凄厉的合奏当中。

    “我再给你个机会,我问你答,你若答错或是答慢了,我不单单会掰断你的十指,还要敲碎你的四肢,所以你可要想清楚了。”王令的语气中不掺杂一丝情感,在小胡子等人眼中,他好似行走在人间的阎罗,甚是恐怖。

    不等小胡子回话,王令直接问道:“官府发放的口粮,你三餐都吃了吗?”还是同样的问题,并没有什么难度。

    心里早有准备的小胡子立马答道:“吃了...”

    “一餐吃几碗粥,几个馒头?”

    “三...三碗粥,六个...馒头。”当他说出这个答案时,围在草棚外的百姓全都露出愤怒的表情,官府每人只发一碗粥两个馒头,他多出来的口粮是哪来的,这个不用说大家都清楚,一时间群情激昂骂声不断,更有人大喊着要王令不用多问,赶紧敲碎小胡子的骨头。

    王令对这些声音充耳不闻,冷声道:“可有人指使你们?”

    小胡子闻言脸色大变,眼神明显在躲闪,心虚道:“没...没人指使我们,啊啊啊!!!”

    没等他话说完,王令抓起他的右手手掌,直接将他的大拇指外的四根手指全部折断,他的眼神已经给了王令答案。

    如今小胡子就只剩下左手三根指头和右手拇指完好,但王令并未结束,他将小胡子的右手放在地上,手掌虽撑着地,但四根手指却指着天,王令一脚踩了上去,来了个手指与手背的亲密接触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!!”

    即便是见惯了酷刑的老吏员,看到这一幕也不禁心头发憷。

    “我事先都告诉过你了,答错是有惩罚的。”他黑着脸的样子,着实有些吓人。

    王令之所以要问有无幕后指使,全来自于小胡子的那把匕首,路上大武给他展示了小胡子的匕首,做工精良造型独特,明显不是一把普通的匕首,流民大多穷苦,有这样的好东西大多都用来换钱了,哪还会留着?

    所以,要么这四人压根就不是流民,要么就是那把匕首有问题。

    他们四人也就是普通的地痞无赖,平日里欺负欺负弱小还算可以,遇到王令这样的狠茬还是头一遭,哪经得起他这么折腾?

    王令见他不说,转身在棚子里找了一圈,最后相中了一张角落里凳子,他走过去一脚就将凳子跺碎,随便翻找了一通,最后拿起其中一根大小合适的木棍,回到小胡子身边。

    一脚将小胡子踹倒在地上,一手按住他的小腿,一手举起手里的木棍道:“最后一次问你,是谁指使你们这么做的?”

    小胡子口中不断求饶,就是不回答王令的问题。

    王令脸色一沉,缓慢开口道:“三!”

    “二!”

    “一...”

    “我说我说!,是卢家大公子教我们这么做的!”小胡子的心理防线崩塌了,说完竟然哭了出来,哪还有欺负人时的嚣张气焰。

    “卢佳磊?”曹庸父女惊疑道。

    王令对这个人毫无印象,他才来青州城没多久,对于这座城里的人物还认不太全,但也无妨,大不了审完了再问曹庸他们,眼下还需要让小胡子四人交代出清楚。

    “你口中的卢家大公子,他是怎么教唆你们为恶的?”王令道。

    曹庸面色凝重,他凑近了些想要听个清楚。

    反正已经将人供了出来,为免皮肉之苦,小胡子干脆一股脑全都交代了。

    据他所说,事情发生在五天前,也就是曹庸鼓动流民开垦荒地,实施救济政策的当天夜里,有个家丁打扮的人找上了他们四个,委托他们在开荒的队伍中闹事,办好了有五百两银子可以拿,并当场给了二百两定金,答应事成之后给足剩余三百两。

    小胡子四人怦然心动,就接了这桩“生意”,刚开始都是找些老弱妇孺下手,专抢他们的口粮,然后迫使这些流民吃发芽的土豆果腹,一旦中毒的人多了,就没人敢种土豆了,这也都是那个家丁教他们的。

    王令问道:“你那把匕首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那是小人花十两银子从铁匠铺买来的,毕竟我也担心仅凭我们四个人,若是激起众怒,恐怕难以脱身,所以就去铁匠铺买了把匕首,当时看着这把匕首好看,小人越看越喜欢,加上刚得了二百两,于是就买下了。”

    王令愕然,他本以为是幕后之人赠予四人的,没想到是对方买的,敢情自己也是歪打正着,但小胡子的一席话,却令王令有些失落,流民几十万,光着一个区域就有三千人左右,竟然被四个人一把匕首吓得不敢反抗,宁愿吃毒土豆也不敢报官,这就是人性。

    事不关己明哲保身是人的天性,但却从未想过纵容小恶实为助长大恶,终有一天就会落到他们自己身上,这种现状何其悲凉?

    “你怎么就确定是卢家人所为?又如何知晓教唆你们的人,就是卢家的大公子?”曹庸问道。

    小胡子看了一眼王令,见他正恶狠狠的盯着自己,吓得急忙道:“我们兄弟四人本就是青州城内的市井之徒,像我们这样的人自然要分得清谁是好欺负的,谁又是不能惹的,所以对咱们青州一些有点名望的人都是认识的,那天那个家丁虽然换了身衣服,但是小人认识他就是卢公子身边伺候的下人,曾在欢梦楼门口见过几次,所以小人断定指使我们这么做的,就是卢家大公子卢佳磊。”

    王令看向曹庸问道:“欢梦楼是何处?”

    曹庸感觉有些尴尬,小心地张望了一眼曹霜絮,见她表情不太好,咳嗽了两声道:“欢梦楼是青州城有名的勾栏场所。”

    王令惊讶地看着曹庸,这老小子要是正儿八经的说出来,或许自己还不会多想,但见他那副表情,显然也没少去啊,曹大人厉害了啊,看着挺老实,原来也是个老司机,我说堂堂知府大人,好歹也是五品大员,怎么就这么瘦呢,今天要不是知道这事儿,还真让你骗了,以为是操劳政务才如此消瘦,合着操劳的也不全是政务。

    曹庸来到王令身边,小声局促道:“那啥,都是为了应酬,你别告诉霜絮。”

    王令呵呵一笑,我信你个鬼,糟老头子坏得很,亏我还以为你是个正经官。

    “曹大人日理万鸡,王令自然懂得什么该说,什么不该说。”王令嘲弄道。

    曹庸虽没听懂他的话里有话,但却感受到了王令的讥讽,脸皮一阵抽搐,立马败下阵来,转身对着小胡子怒道:“国难当头,尔等贼人犯下此等恶性,阻碍朝廷赈济灾民,本当杖毙后暴晒三日,但念在你供出幕后主使,本官可从轻发落,只要你等肯在公堂上出面指证卢佳磊,本官便可免尔等死罪。”

    四人闻言大喜,忍下手指骨折的剧痛,跪伏在地上拼命叩头:“谢曹大人,我等愿意作证。”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