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三中文 > 卷战袍以盖山河 > 第二十五章——倒贴也愿意的公子哥

第二十五章——倒贴也愿意的公子哥
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
    王令:“关于你说的那家人,我已经知会过曹大人了,不日他便派人去祁州接他们到这边来。”

    厄难闻言,心里仿佛有一块石头落下,他深吸了一口气,缓缓说道:“既如此,王施主尽管吩咐便是,小僧说过不管是任何事都唯命是从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你替我去一趟西南。”王令道。

    “西南哪里?”

    “沄州。”

    厄难眉头微皱,面露不解道:“沄州?那是景国西南边陲,乃瘴湿炎热的化外之地,不知王施主要小僧去沄州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我从书中知晓沄州富产茶叶绢布,其中有一种几近失传的布料,名为百离布,大和尚你可曾听说过?”王令问道。

    厄难听了摇摇头,表示自己未曾听说。

    王令沉吟,想这个厄难和尚毕竟是武僧,没听说过也属正常。

    王令为了加深对这个世界的了解,这几日,几乎大部分时间都窝在曹庸的书房,他从中找到一本名为《奇物志》的书,了解到沄州有一种百离布,能隔水防火密封性极强。

    但也正是这个特点,导致这种布越来越少,只因为它不透气。

    王令发现这个世界的人,对于布料的认知仅停留在穿着上,但是这种布在王令看来,这种布有很多用途,眼下他就有一个想法,需要这种布来帮他实现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这个百离布什么样?我该去沄州何处寻找?”厄难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见过,但它有个特点,那就是水火不侵难以透气。”王令说着又顿了顿,思考了片刻道:“对了,百离布失传已久,你带到了沄州后可以问问那边的老人,或许会有人知道线索,我希望你最好能弄到这种布的纺织方法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厄难背着包袱走出了柴房,几个跳跃便翻出了曹府,消失在夜幕之中。

    王令坐在房中,拖过窗户看着厄难离去,不免有些惊讶,他虽拳脚上赢过这个和尚,可也有对方放水的成分在里面,如今看到对方施展类似轻功一样的身法,不禁称奇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他对于厄难连夜出发感到哭笑不得,也不知道该说这个和尚雷厉风行,还是太过直率,自己是叫他去沄州,但也没让他连夜就走啊,横八竖挡的还拦不下来,这不是头闷笨的倔驴吗?

    要不是厄难关心的那家人,过几天就要接到青州来,王令甚至都要以为他是在借机跑路了,外面已经宵禁了,至于厄难要如何出城,王令相信他肯定有自己的办法。

    是夜,整个青州城笼罩在睡梦当中,唯有勾栏小阁还亮着灯火,一辆马车从街角驶来,在欢梦楼前缓缓停下。

    负责赶车的下人恭敬地摆好马镫,拉开车厢的门帘,一名风度翩翩的俊美公子举止大方地走了出来,门口几名穿得极为清凉的女子见到他后眼前一亮,扭动着盈盈一握的腰肢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哟~卢公子,这是哪阵风把您吹来了?奴家今日得闲,就让奴家服侍您如何?”

    卢佳磊皱了皱眉,似乎对这些庸脂俗粉感到一丝厌恶。

    下人比较有眼力见,看到公子明显有些不耐烦,赶忙站到公子身前喝道:“滚开,也不撒泡尿照照你们自个儿,都是些什么货色,叫你们那位花魁月儿姑娘来,或许勉强够格伺候我家公子。”

    经他这么一说,姑娘们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不少,讪笑着退到两旁。

    老鸨这时刚好赶到,善于察言观色的她,一到门口就大致猜到了怎么回事,赶忙出声招呼着:“哎哟~卢大公子真是稀客啊,刘公子在楼上雅间备好了酒菜,我已经叫月儿过去伺候了,就等您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苏妈妈为我带路。”知道今夜有月儿姑娘作陪,卢佳磊的语气才显出一丝急切。

    老鸨欣然领路,将卢佳磊引向二楼,下人将马车牵去了马厩,等他们走后,之前还热情似火的姑娘们,一个个露出厌恶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呸!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狗仗人势的玩意儿,真拿自己当盘菜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~这姓卢的公子不仅长得俊俏,还满腹文采,若是能得他赠诗一首,不要钱让他白睡都成。”

    “哟哟~瞧瞧这小骚蹄子,怕是让你倒贴钱你都情愿。”

    “切~要是倒贴就能睡,我也愿意呀~”

    这边卢佳磊跟着老鸨苏妈妈上了二楼,先后路过了名为“幽兰”、“凤菊”、“傲梅”、“海棠”的雅间,最后在“牡丹”门前停了下来,不像前几个房间尽是靡靡之声,站在门外能听到里面悠扬的琴音。

    苏妈妈敲了敲房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里面的人语气有几分不悦,似是不喜有人打扰他赏琴。

    苏妈妈推开门,站在房内说道:“刘公子,卢公子来了。”说完她退到一旁,将卢佳磊让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间屋子里的陈设较为雅致,布局也十分讲究,突出一个清风雅韵的味道。

    一名男子正仰在躺椅上,左右各一名婀娜多姿的女子,一个为男子按摩手臂,另一位则时不时从盘中拿起一颗葡萄衔在嘴里,再喂到男子口中。

    从这名男子敞露的胸怀,能看到他胸口处缠着厚厚的绷带,此人正是前几日被王令赶出曹府的刘泽。

    他的手边放着一壶酒,此刻正举着酒杯,一脸痴迷地看向自己的对面。

    刘泽对面约五米远的地方坐着一名女子,卢佳磊在屋外听到的琴音,就是由她演奏而来。

    女子身穿蓝裙尽显妖娆身姿,黛蓝薄纱遮面,此时晚风顺着窗户吹进屋内,轻轻撩动女子的面纱,就连风儿也想看看这张绝世娇容,隐约可见一张足以倾倒众生的容颜,她眉如远山,目似桃花,眸如碎星,唇似点绛,生得妩媚之极,丰臀柳腰晃尽显火辣身材,完全是一颗熟透了的水蜜桃。

    端地是个撩人心扉的绝美女子,让人看上一眼,就很难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,卢佳磊站在门口,看得叫一个怔怔出神。

    此女名为南宫月,是这欢梦楼的头牌,不同于楼里的其他姐妹,南宫月只卖艺不卖身,若问一个勾栏女子如何在欢场明哲保身,还得归功于景国的律法。

    传言上一任景国皇帝在潜龙期间,曾在勾栏中遇到了那个一生的挚爱,两人在琴音中互生好感,但碍于彼此身份悬殊,还是皇子的先帝为了不被言官诟病,没办法出入勾栏,所以两人只能互传书信,以此来传达自己的浓情爱意,因而也始终未能越过最后那一道坎。

    后来为了夺嫡,先帝逐渐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皇权争斗当中,而那名女子被管事的妈妈强逼着接了自己第一个客人,等到先帝继承大统后,他不顾朝臣的反对,准备将心爱的女子纳入后宫,然而佳人却已化作一堆枯骨。

    原来自那一晚过后,女子不堪受辱,在自己房中悬梁自尽了,后来先帝便拟定了一条律法,凡才艺出众的贱籍女子,非自愿不可强迫卖身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都只是坊间谣言,但那一条关于艺伎非自愿不可强迫卖身的规定,确实是先帝主导拟定的。

    所以,即便像刘泽和卢佳磊这样的公子哥,一个有权一个有钱,想要做月儿姑娘的入幕之宾,虽纠缠不休,但也得人家点头才行,断然不敢用强。

    .刘泽望着杵在门口一动不动的卢佳磊,急忙催促道:“佳磊来了,就别站在门口了,难得有月儿姑娘抚琴助兴,进来陪我喝两杯。”

    琴声戛然而止,南宫月起身对着卢佳磊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卢佳磊回过神,迟疑了一下,对月儿姑娘拱手回礼,迈步走进屋内,南宫月再次坐下后,有意无意的看了卢佳磊一眼,眼神中带着一丝异样,这一眼在卢佳磊的身上短暂停留就又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晚才来?”刘泽问话的同时,眼睛始终不离南宫月的妖娆身姿,尽显贪婪。

    卢佳磊闻言无奈道:“因为一些事耽搁了,刘兄勿怪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快坐过来陪我喝喝酒,这可是我托人从京都带来的仙人醉。”刘泽扬了扬手里的酒壶。

    卢佳磊找了就近的位子坐下,试探着问道:“刘兄可听说过一个叫王令的人?”

    他之所以晚来,是因为得到了手下被抓的消息,在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过后,将那个叫王令的年轻人记在了心里,恰好今晚与刘泽有约,就想跟刘泽打听打听这个人的底细。

    刘泽脑海中浮现出那张人畜无害的面孔,胸口隐隐作痛,那一壶珍贵的仙人醉摔在了地上,酒壶应声而碎,把两个娇艳的侍女吓了一跳,惊恐的望着刘泽,好似生怕被他吃了一样。

    刘泽想起了那天在曹府的回忆,脸上的惬意全无,瞬间变得煞白,他颤巍巍道:“你,你为什么,为什么认识这个人?”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