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三中文 > 卷战袍以盖山河 > 第二十八章——让我也捅两刀解解气

第二十八章——让我也捅两刀解解气
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
    “姐姐这就要走了吗?”曹霜絮明显感觉到气氛不对,沈柔这突然要走,令她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沈柔神色古怪的看向王令,好似在警惕着什么,而后才对曹霜絮满含歉意道:“确实有些急事需要我去处理,本就是抽闲来找你的,现在事情谈的差不多了,我改日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曹霜絮也不便多说什么,只好送送她,也不去管杵在原地的王令,两女携手向着小院外走去,走到门口时沈柔忽然停下,似笑非笑地看了王令一眼,然后对曹霜絮道:“不知前些日子,那个令妹妹心烦意乱的淫贼抓到没有,若是抓到了,可定要通知我一声,我也好帮妹妹捅那小贼两刀解解气才行。”

    她说话的声音不大,却刚好能让王令听到。

    卧槽,这死丫头片子,她是怎么猜出来的?王令突然想起了那张画像,前阵子曹家父女,让人拿着自己的画像满城寻找,想必这个沈柔也是见过的,王令暗自摇头,知她是在故意话里有话奚落自己。

    曹霜絮突然小脸一红,连忙羞道:“多谢柔姐姐关心,那人已经抓到了,我已命人打过罚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光打怎么够?妹妹还是太过心软,调戏官宦家眷可是大罪,这淫贼甚是狡猾诡诈,就该按着景国律法,将其双手砍了才解气,更要当心他会不会冒充什么故人之子,整日想着对付别人。”沈柔揶揄道,目光却瞟向一旁的王令。

    你们可真是对好姐妹啊,一个两个都要砍我手,景国妇女儿童保护法这么严苛的嘛?那那个刘泽还能到处欺男霸女的!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~”王令讪笑道:“沈小姐不是有急事吗,怎么还不走?若是没那么着急的话,不如留下一起吃个午饭?”

    沈柔笑道:“多谢公子盛情款待,确实有要事需要我处理,就不打扰了。”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小院。

    看着两女结伴离去的背影,王令无奈地摊了摊手,他知道沈柔回去后,一定会将今天的谈话内容告诉给那位沈老太爷,相信以那位老太爷的头脑,想要促成这件事就需要一个可以对换的红利,而这个红利,就是王令真正用来谈判的筹码。

    他转身开始忙活身后那堆东西,掀开两张布,眼前出现满满一大桶猪油和火碱,地上这一大堆东西都是他上午拉着大武买回来的,他负责采购,大武负责背,反正这种体力活儿是落不到他自己身上,大武这么好用的工具人,不用白不用。

    这一大桶有五斤猪油,花了足足一两银子,再算上杂七杂八费用,足足花了三十两,主要是那几个琉璃器太贵了,王令忘不了曹庸拿出这笔钱时,那一脸肉疼的表情,这可是他一个月的俸禄。

    眼下东西都集齐的差不多,他脑子里有很多想要创造的东西,但现有条件下,只能先从最容易得到的肥皂入手。

    简易肥皂制作起来并不难,原料也很好获取,以前上化学课的时候都学过,王令曾经虽然是文科状元,但是对化学同样感兴趣,一般文科生都不把理科课程当回事,负责教理科的老师通常也不在乎文科班学生听不听讲,只要别太闹腾就行。

    化学、物理、生物课上,无一不是老师在讲台上说他的,学生们在底下忙活自己的,好学的好歹还知道利用时间自习,顽劣的学生早就开始放飞自我了,最后一排斗地主都还是小场面,吃泡面的、偷摸煮小火锅的、早恋小情侣打啵的,王令都见识过。

    也唯有他自己老老实实上课,掌握了不少理科知识,这三门课的老师见有人愿意听,干脆就给他一人讲,细致程度不比理科班差。

    肥皂这种东西,他学生时代就做过几次,油脂加上火碱,高温加热就能搞定,制作工艺并不复杂,简单易上手,还便于量产。

    现在首先要做的是熬油,王令在地上打了两个洞,底部连通在一起,便于前后通风,这是一个简单的地窝式土灶,是部队野外驻训时常见的土灶,安全性比较强,不会引发山火,用完直接把中间的通道踩塌,再用多余的土填平即可。

    王令把灶火生起,将锅架在柴火上方的洞口,自己则趴在另一个洞口,猛地往里吹气,好让火顺利烧起来。

    曹霜絮这时也回来了,她一进这个小院,就看到王令趴在地上,屁股撅得好似要上天,整个人就呆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做什么?”曹霜絮怀着好奇的心,走近王令身旁问道。

    王令听到声音,灰头土脸的站了起来,呲着一口大白牙笑道:“你来得正好,帮我盯着下火,别让它灭了,我去去就回。”不等曹霜絮回话,他几个健步冲出了院子,留下曹大小姐自己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好生可恶,真拿我当下人使唤了!”嘴上不情愿,身体却很诚实的曹霜絮,来到王令刚才吹气的洞口前,蹲下身子想看一眼洞里的火势,却因为角度问题,除了从飘出的白烟外,她什么也看不见,更不知道里面的火是不是还烧着了。

    曹霜絮轻咬红唇犹豫了下,四下张望见左右无人,也学着王令的样子趴在地上,这下她终于能看见里面的情况了,眼瞅着那团小火苗摇摇欲灭,即将走到生命的尽头,曹霜絮慌乱不已,想起刚才王令吹气的样子,她急忙鼓起腮帮子往洞里输送空气。

    滚滚白烟扑面而来,呛的曹大小姐涕泪横流,实在是受不了,只能先坐直身子喘气,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,她心里不由得有些委屈,但想着那坏人回来看到火熄了,肯定说自己连这么点事都做不好,免不了又要一通鄙视,曹霜絮心一横,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,就又趴了下去,呼呼往里吹气。

    等到王令再回来时,看着地上的曹霜絮也呆住了,这场景和刚才曹霜絮回来时如出一辙,只不过两个人的位置对调了一下。

    王令走上前,拍了拍地上的曹霜絮,她立马坐直了身子,抬脸的时候没把王令吓一跳,这还是那个平日里端庄典雅的知府千金吗?分明是只小花猫。

    她一脸委屈的看着王令,眼里止不住地淌着眼泪,王令虽然想关心她两句,但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~”王令捧腹大笑道:“这是谁家的小花猫?你现在这个样子,可真是难得一见。”

    曹霜絮就像是一只被人踩了尾巴的猫,瞬间暴起,挥起柔嫩的拳头砸向王令的胸膛,一拳接着一拳,边打边骂:“让你笑让你笑!还不是因为你!居然把我当丫环使唤,让我帮你生火!让我帮你生火!”她的拳头如狂风暴雨般,落在王令的胸口,但王令却不闪不躲,任由她发泄。

    “抱歉抱歉,哎哟,姑奶奶,别打了别打了,哈哈哈哈哈哈,你不累啊。”王令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笑!我现在就去把你的灶毁了,看你还敢不敢取笑我!”曹霜絮转身,气呼呼地走向王令好不容易支起的土灶,吓得王令连忙认错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错了,怨我不该取笑你,也谢谢咱们曹大小姐肯放下身段,帮我看住灶火,看你把火烧得这么好,我尤为感激。”王令语气真诚的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本来不管王令说什么,都绝不肯善罢甘休的曹霜絮,在听到他说自己火烧得很好时,心里不由得有些小得意,这是她第一次烧火,被他这么一夸,竟莫名升起一股成就感,“这次就原谅你了,不过你要告诉我,你烧火做什么,这些东西又都是用干嘛的,不许卖关子。”

    这几日相处下来,王令经常话说一半,听得人心里直痒痒,因此她特意加上了最后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在我的家乡,有一种叫肥皂的东西,不管是衣服多脏,都能轻松将污渍清洗干净,我发现你们这边并没有这种东西,所以...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让沈家代售的商品,就是这个叫肥皂的东西,对吗?”曹霜絮抢过王令的话头,将他的目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王令笑道:“聪慧~”

    王令从怀里取出一张手帕,从旁边的水桶里沾了些清水,温柔的为她擦去脸上的灰尘。

    王令认真细致的样子,倒映在曹霜絮的眸子里,心脏突然变得极为躁动,狂跳不止。

    “我...我自己来。”曹霜絮俏脸泛红,夺过王令手里的手帕,背对着王令,开始擦拭脸颊,虽然手帕冰冰凉的,但是曹霜絮感觉自己的脸颊越擦越烫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做肥皂?我需要有个人帮忙。”他现在确实需要个帮手,毕竟工作量比较大,多一个就多一分力量。

    曹霜絮对王令口中的肥皂产生了兴趣,一听自己也有机会参与,想都没想便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除了曹霜絮外,王令还叫来了大武和樱桃。

    毕竟工具武用途广泛,能省去不少体力活,樱桃则是叫过来陪着曹霜絮的,顺便还能代替曹霜絮干些轻便的杂活儿。

    大武和樱桃只觉得这件事有趣,劲头比王令和曹霜絮还足。

    先让大武将洗净的那些猪油,全部倒入锅中,然后樱桃拿着小勺负责熬煮,王令死不要脸的在旁边指挥,曹霜絮更是清闲,只负责看就行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锅里就飘出了淡淡的腥味,王令去除猪油煮出来的杂质,然后将干净的脂肪捞出备用,重新起锅炼制猪油。

    大武猛添柴猛吹火,地上的土灶被他搞得像火山喷发了一样,火焰疯了一样从地上的洞口喷出,吓得樱桃惊叫连连,直埋怨大武是个莽夫。

    猪油炼制完毕后,将油渣用滤布过滤掉,再把熬煮好的猪油放到锅里,然后将火碱混入清水搅拌均匀后倒进锅里,继续煮了大概半个时辰,再将粗盐倒入锅中,几人轮流搅拌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个时辰,锅里就只剩下淡黄色如奶油状的粘稠液体,王令面露欣喜,曹霜絮见他表情,猜到制作成功了,疑惑问道:“这就是你说的肥皂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,还需要定型。”他让大武用刮扳把锅里这些淡黄色的奶油,刮到事先准备好的木制模具里,待到慢慢冷却,便是一大块的肥皂了。

    看着摆放一排的肥皂,王令自信满满:“有了这些,沈家应该就肯与我们合作了。”

    曹霜絮看着他那自信的表情,心道,这东西真的有他说的那么好?

    樱桃累得直不起腰,大武也靠在阴凉的墙角大口喘着粗气,可以说,活儿几乎全让他们俩做了,那俩货就只是在一旁看着动动嘴皮子,两头一对比,下人的命忒惨了些。

    “咱们等着闷声发大财吧!”王令笑道,目光看向天空,觉得眼前这片天,从未向今天这般晴朗。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