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三中文 > 卷战袍以盖山河 > 第三十一章——可疑之人

第三十一章——可疑之人
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
    王令点头道:“刘泽外强中干,不过是个仗着有个权势的爹罢了,不足为虑,倒是那个卢佳磊颇有些城府,想来刘泽也不过是卢家和刘平山之间谈话的媒介,卢家想借此与刘平山攀上交情,而刘平山不仅能多份来财的路子,还能给大人你添些麻烦,二者若是合作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刘平山和卢家上下勾结,致使百姓受苦,饭都要吃不起了,曹庸极为恼怒,吹胡子瞪眼的。

    王令嘿嘿笑道:“曹大人,解除粮价禁令是我提的,本意也确实是为了粮食流通,但如今粮价疯涨,却是因为卢家一手垄断了青州的粮食市场,这也就是在景国,若是发生在我的家乡,杀头都够了。”

    曹庸听他这么一说,心中苦闷,他合成不想杀了卢家这帮狗才,但前不久卢家刚被山匪劫走十几车粮食,这件事不知怎的,竟从遥远的西北传到了京兆府,先有刘平山上奏为卢家诉苦,再有他们身后那座靠山在朝堂上适时言说,朝廷只得接受了一斗米从三十文涨到一百三十文的荒唐事。

    再加上解除青州粮价限制,也是他曹庸自己主张的,真要认定粮商有罪,损了青州衙门的脸面是小事,朝廷追究责任,青州上下官员都要受到牵连,这才是曹庸为难的地方,所以才会显得尤为困难。

    来之前王令倒是没想那么多,但见曹庸面色难看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,王令有所明悟,猜到了些大概,令是曹庸下的,朝令夕改怎能不问罪?

    他不急不忙的道:“曹大人放心,此事交我处理,只需要大人配合即可。”

    曹庸听他这话,就明白了他已经有了妥善解决的办法,大喜过望,直接站了起来,曹庸托着王令的肩头激动道:“真的!小友有何办法?快与我说说,需要我如何配合?”。

    “既然大人不好出手,那就换个人和卢家对垒便是。”王令笑意渐浓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换个人?曹庸面露疑惑地看着王令,等待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王令:“这次的麻烦,归根到底不过是一场商战罢了,既然政府没办法调控,那不如以商制商。”

    “以商制商?”曹庸重复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这青州城又不是只有卢家能做米粮生意,我们可以暗地里和沈家合作。”

    曹庸闻言,原本刚刚还充满希望的目光,瞬间黯淡了不少,像是泄了气一样瘫坐在椅子上道:“王令小友,这个想法看似合理,但你却对沈卢两家的内情知之甚少,也难怪,你才来青州不久,不知此事困难也属正常。”

    曹庸边说边抬眼偷偷看向王令,担心自己接下来的话会打击到他的热情,见王令笑容中饱含自信,曹庸苦笑道:“一直以来,沈卢两家井水不犯河水,只因两家的生意互不冲突,沈家以香料、布坊为主要营生,而米粮生意,掌握在卢家的手中,想要在米粮生意上与卢家全面开战,其中投入必然不是小数,尤其还是在卢家擅长的领域上,赢面十不足一,谈何容易啊!沈家凭什么答应这种合作?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见王令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,曹庸还以为他是想要自己,以青州知府的身份逼迫沈家,曹庸又连忙说道:“那沈老太爷与京城的某位大人也有牵连,即便是本官亲自劝说,也不见得会卖我这个面子的。”

    王令见曹庸絮絮叨叨说得差不多了,伸手将带来的那个食盒拿到了曹庸面前,曹庸看得有些语塞,这时候他哪有心思吃饭啊。

    没等他开口拒绝,只见王令将食盒打开,里面是一个小小的白瓷碟子,碟子上放着一块外表淡黄的小方砖,曹庸打眼看去以为是宝贝女儿给自己做的糕点,瞧着颇有些食欲,将手伸进食盒里,将那“点心”拿了起来,结果摸着是硬的,这还真是个砖,只不过摸起来滑腻腻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曹庸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王令道:“此物乃是肥皂,用以清洗衣物效果极好,任何污渍沾染到衣服上,都可以轻松洗净,若是以此物为交换,沈家见其利益,必然愿意与咱们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哦?就这么一个小小玩意儿,就能驱使沈家甘愿冒险跨入米行?此物真如你说得那般奇妙?”曹庸有些不太相信的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看好。”王令从怀里取出一条白色方巾,先是在墙上擦了擦,然后又扔到地上用脚踩了踩,原本白净的方巾,瞬间变得污渍斑斑。

    王令弯腰单手拾起,另一只手夺过曹庸手上的肥皂,在屋内环顾了一圈,刚好看到曹庸用来洗脸的水盆,他走到水盆前边,用肥皂搓洗那块脏了的方巾,等他拧干拿回到曹庸面前时,展露在对方眼前的是一块亮白如新的方巾。

    曹庸惊奇道:“此物当真神奇!”

    身为男主,曹庸虽从不用自己洗衣服,但也知道按着常理来说,刚才那块方巾已经不能再用了,洗完也还是能看出污渍,必不能继续用来擦汗,可是用了那个什么肥皂以后,居然和崭新的一样。

    联想到王令方才所说,若是让这个肥皂流入市场,必然会引起轰动,谁家还没几件贵衣裳?尤其是那些权贵世家的小姐夫人,一身心爱的衣服,若是染上了污垢很难清洗干净,即便是一个小小的墨点子,也是不能再穿了,毕竟谁还不要个脸面,让其他家女眷看到了,岂不惹人笑话。

    但如果有了这个肥皂,就不用苦恼了,自己能想到的就这么多,那沈家浸淫商道已久,能看到的商机更是厚重深远,用此物做交换,或许真能说动那位沈老太爷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曹庸的眼中又重燃希望之光,但也只是一瞬,拉沈家和自己一队是一方面,对付卢家又是另一档子事,可是看王令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,又提前准备好了这个叫肥皂的东西,曹庸料定他肯定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。

    “小友方才说需要我做配合,可否现在将你对付卢家的办法说与我听?”曹庸求知心切,拉着王令坐回到椅子上。

    王令将那块肥皂和方巾,顺势放回到食盒中,盖好盖子以后,贴到曹庸耳边嘀嘀咕咕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王令将计划娓娓道来,曹庸的面色逐渐晴朗,笑容重新回到了他的脸上,嘴角几乎就要咧到耳朵根了。

    “妙哉!妙哉啊!王令小友不愧是孙先生身边的人,果真机智过人呐!”曹庸拍手称赞道。

    对于曹庸的夸奖,王令面上表现得不卑不亢,一副淡然模样,心里却是都要骂开了,那个老匹夫,也配跟我比?还他身边的人!那老贼逃荒路上,都得给我当跟班!

    王令只能在心里骂上两句,毕竟他也知道老孙头不是一般人了,虽然之前旁敲侧击的跟曹庸问过几次,都被他讳莫如深的避开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大人也觉得此计可行,为了避嫌,与沈家的谈判就我代大人去如何?”王令道。

    曹庸点头道:“小友心思细腻,就有劳你了,一切事务全权交由你负责,这是我的手令,你拿着它沈家便知你身份。”曹庸说着从腰上取下自己的腰牌,放在桌上推到王令手边。

    王令拿起腰牌翻看了一番,正面写着一个大大的“青”字,背面则刻着一个小小的“曹”字,想来各州令牌都是这般款式,倒是简单又直观,拿着这种腰牌,出门在外,人家一看便知是哪一州的差役。

    将腰牌收入怀中,王令起身就要告辞,接下来还要直奔沈家,那边才是重头戏,曹庸知他要去做什么,也不与他客套,同行走出房门,临到即将走出衙门时,王令止步对曹庸道:“大人就送到这里吧,外面人多眼杂,还是不要让人看到的好。”

    曹庸突然对王令弯下腰行了一礼,郑重道:“青州百姓的安乐日子,就交到小友手中了。”

    王令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,道:“我说老曹啊,你就这点毛病不好,别什么事都搞得这么严肃,我可受不了你这些。”

    曹庸被这一声老曹叫得有些发愣,随后哈哈一笑道:“小友快人快语,曹某佩服!”

    王令回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,转身走出衙门,曹庸心道,此人是有大才的,又心系百姓,若是能为景国效力,是百姓的福气啊。

    曹庸这边正低头感慨,再抬眼看向王令时,面皮一阵剧烈抽搐,只见王令佝偻着身子,趴在衙门大门后,探头探脑地向外望去,不管怎么看都极其猥琐。

    曹庸喃喃自语道:“虽说是要避人耳目,何至于此啊!”

    门口的衙役见自家衙门里钻出个猥琐小人,不由警觉,正要将其擒拿,当看清王令的长相后,手里的棍杖又收了回去,这人不是方才进去不久,进门的时候就遮遮掩掩的,没想到出来时也是一副贼头贼脑的,也不知他什么毛病。

    从自家衙门出来这么个玩意儿,两位看门的衙役小哥想笑又不敢笑,王令这人他们是认识的,当日审问那几个恶痞时,这两位小哥儿刚好在场,当时王令一根一根掰断那几人手指的凶残表现,即便是他们这些在衙门办差的人见惯了酷刑,那天也被王令吓了一跳,心生敬畏。

    二人故意装作没看见,结果王令却噗呲噗呲的发出声响,示意他俩看自己,两位小哥也只得尴尬地转过头道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王令躲在门板后,两手放到嘴巴前摆成一个喇叭,小声道:“你们帮我看看,门口有没有可疑之人。”

    两小哥心道,可疑之人?你现在看着最可疑。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