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三中文 > 卷战袍以盖山河 > 第三十一章——白食客

第三十一章——白食客
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
    手里拎着食盒走在街上,王令朝着沈家的方向行去,来之前他就已经打听清楚了沈家的住处。

    这是一段路,他走得有些沉重,行人三三两两擦肩而过,他还记得一个月前刚来到青州时,城内外都是一片热闹的景象,这里的原住民的脸上,没有半点被战争影响的神情,半个多月前还有说有笑的踏青祭祖、烧香拜佛。

    而现在,一张张掠过身旁的陌生面孔,看着他们的脸上爬满了被生活压迫的焦虑,整条街上,除了一伙懵懂无知玩耍的孩童,就只有王令缓慢的走着,几乎所有人都显得急匆匆的。

    是什么让原本安乐祥和的青州百姓如此?是大批流民涌入后的混乱?是米价暴涨后的焦虑?

    都不是,在王令看来,这一切的祸根是统治者对底层漠不关心的冷漠,战争的创伤可以安抚,生活的焦虑可以平复,唯有藐视生命的冷血无情,无药可医。

    思绪万千,他的心里忽地感觉到沉重,两只手不由得握得有些紧,尤其是提着食盒的左手,木制的握把被他捏得发出几声细微的咯咯声。

    “今天你不说清楚,就别想走出我这个店门!”

    “你别拽我!明明就是你这东西有假,还不让人说?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,我这明明是上好的血晶,你凭什么说是假的?!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前方忽然传来几声争吵,王令略作迟疑,立马快步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奋力扒开围观的人群,好不容易挤到前排一等座的他,看到一老一少两个人正拉拉扯扯。

    白发白须的老者,左手拿着一块晶莹如血的石头,右手则拽着一个年轻人的袖口,也不知道这老头哪来那么大力气,任那年轻人如何奋力挣脱,都难以甩开他的手。

    年轻人看似不满二十出头,青色华服,手拿折扇,光洁白皙的脸庞,透着玩世不恭的俊朗,乌黑深邃的眼眸,泛着一丝桀骜,那浓密的眉,高挺的鼻,绝美的唇形,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。

    “喂,这位老哥,这是发生了什么事?”王令对身旁站着的吃瓜群众问道。

    那人闻声看向他,见他长得人畜无害的样子,便开口道:“那小伙子在醉仙居吃了顿饭,吃完说什么银子被贼人偷了,扔下一块红色的破石头就想吃霸王餐,喏,就是赵掌柜手里那块。”

    “一顿饭而已,何至于当街厮打?留下打杂抵个饭钱不就结了?”王令注视着那一对老少拉拉扯扯的样子,简直没眼看,就在他跟这个路人说话的功夫,这爷俩已经抱在一起在地上打滚了。

    王令抬起头,心道,这家名为醉仙居的酒楼,盖得倒是富丽堂皇,气派非凡,九层楼的建筑在实属少见,想必在这青州城也是独一份的存在,这么高的建筑物应该是很惹眼的,以前我怎么就没注意?

    闻言,方才被王令问话的老哥,鄙夷的看了王令一眼道:“你知道他吃的是啥吗?那可是八仙宴,八荤八素全都是我西北最顶级的菜肴,光是那一道踏雪无痕,用的必须是最难捕获的赤熊的熊掌烹制,这一道菜听说就要八百两黄金,咱们这种平头百姓,光是闻闻味都难,这一桌八仙宴,没个万两黄金都下不来!”

    这人说着说着,脸上升起一丝憧憬,听得王令心惊肉跳,心道,我滴个乖乖!什么宴席能吃万两黄金?!他惊得下巴不受控制,险些掉到地上,赶忙用手将下巴拖回到原处。

    今天算是见了世面了,他长着这么大,就只听说过满汉全席最为豪奢,但那也是上百道菜,这个所谓的八仙宴只有十六道菜,就能卖出如此贵的价钱,当真骇人!

    “这八仙宴这么金贵,应该不是谁都能吃的吧?怎么还会有人吃了不给钱的?”王令奇怪的道。

    路人老哥闻言略作思考,眉头紧皱,像是被他这个问题问住了,醉仙居九层楼招待不同宾客,一到五层是平民,六层七层多是些达官显贵,八层九层只有权贵中的极少数人才能上得去,就算是青州知府曹庸,十多年来在这里应酬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,且只能上到七层,而八仙宴这种级别,唯有八九层的客人才能享用,按道理能上得去的人,不应该吃不起饭,更不会跟一个掌柜的躺在地上撒泼打滚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不知,我刚才就在楼里吃酒,那年轻人来以后,好像取出了一个物件给掌柜看了眼,我离得远,他又背对着我,所以我也没看清那物件是啥模样,但掌柜的看了那物件后的表情,我可是瞧得清清楚楚,他看完那年轻人的东西后,急急忙忙地就把他领上了楼,过了许久后,那年轻人脚步极快的冲了下来,赵掌柜一路拉着他的衣袖死不撒手地跟了下来,啧啧啧,得亏我多喝了几杯,不然哪瞧得上这热闹啊。”边上另一人突然插嘴道。

    王令咂舌,不管是这二人口中陈述的事情经过,还是抱在一起扭打的那一老一少,都刷新了他的认知,头一次见到吃霸王餐吃得这么牛逼的主。

    这要是换了他自己,让人打一顿也值了,王令突然这般想到。

    话说,都闹成这样了,怎么也没个伙计出来拉架呢?

    他正纳闷呢,几个跑堂的伙计带着另外几个像是看场子的壮汉,从醉仙居的大门冲了出来,原来是来得迟了些,想必是事发突然,才刚刚召集了人手出来帮忙。

    此时,赵掌柜和那位华服公子被伙计们拉开,两人身上满是灰尘,那名公子的衣裳看着尤为不便宜,令人着实心疼那身衣服。

    “把他给我绑起来,我今天非得打断了他的手脚,扔到茅坑里,等着东家回来处置!”见终于有帮手赶到,赵掌柜发起狠道。

    赵掌柜只觉得今天算是打了眼了,这人来时,拿的是京兆府陈氏主家的信物,见他穿着华贵,谈吐不凡,还以为是个大主顾,没想到竟是个骗吃骗喝的小贼!这一桌八仙宴让人白白沾了便宜,东家若是怪罪下来,他就算有十条命也不够赔的,怎能不怒,为了给东家一个说法,就算是舍了老脸不要,跟人在门前扭打也要留住对方。

    左右负责看场的壮汉,将华服公子死死扣住,准备带回到醉仙居,等待他的将是什么下场,在场的人都能猜想得到。

    华服公子拼命挣扎,双手被两个壮汉擒住,双腿却不甘示弱地踹向赵掌柜,只不过二人之间的距离,并非他两条腿所能弥补的,华服公子大喊大叫道:“呸!你这不识货的狗才,本公子都已经给过你饭钱了,你凭什么抓本公子!”

    赵掌柜闻言愤然推开搀扶自己的两个伙计,他举起手中那块赤红色的石头,怒道:“你当我们醉仙居是什么地方?一块破石头也想来吃白食!”说着便将手里的石头重重地扔到了地上,然后对着那两名擒住华服公子的壮汉道:“现在就把他给我带进去,我要亲手砸断他的手脚!!!”

    华服公子看着那块摔在地上的石头,一阵肉疼,旋即喝道:“这是血晶玉,一克可抵押百金!你这不识货的狗奴才,真是气死本公子了!好!你今日若真敢打断我的手脚,信不信明日就有人过来拆了你这狗屁的醉仙居!”

    赵掌柜见他还敢口出狂言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冲上去就想要给华服公子一个大耳光,打烂他的嘴,怎料他这一举动,恰好贴合了对方的心意。

    华服公子见刚才还踹不到的赵掌柜送上门来,顿时整个人腾空踹出一脚,正正踏在了赵掌柜的胸口!

    嚯!这脚可真够劲的!王令看着倒飞出去的赵掌柜惊叹道。

    虽然他自己也觉得吃白食不对,但这赵掌柜口口声声就要断人手脚,气焰未免太过嚣张了些,王令很是不喜,如今看他吃了亏,顿时一阵暗爽。

    后背重重地砸在地上,赵掌柜毕竟年事已高,顿时感觉胸口气血翻涌,浑身剧痛难以忍受,他躺在地上,手指着那名华服公子,用恶狠狠的语气艰难说道:“给我打,现在就给我打断他那两条腿,我看他还能狂妄到几时!”

    醉仙居的伙计和打手,见赵掌柜都发话了,也顾不得当街行凶是否会有麻烦,毕竟这酒楼背后的东主背景深厚,他们这些人也不在乎那些,一群人将华服公子按在了地上,两名壮汉各自手提一根粗壮的木棍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华服公子拼命挣扎,想要摆脱束缚,然而却无济于事,围观的群众议论纷纷,没想到这醉仙居竟敢当街行凶,不少人对此指指点点,但却无一人敢站出来制止,有些心软的妇人甚至捂上眼睛,不敢看接下来的残忍画面。

    两名壮汉提着木棍,各自来到华服公子的一条腿边站定,高高举起木棍。

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人群中忽然杀出一人,左右各自一脚,将那两名壮汉踹倒在地。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com